painter

类型:体育剧地区:塞舌尔发布:2020-11-27

painter 剧情介绍

painter三强争霸赛有明确的规定,学生禁止使用签订契约的魔兽,以及换让或租借等形式使用的魔兽。允许使用魔法道具和符文类物品,但禁止使用魔法卷轴。而魔法卡片只能算是魔法道具,和传统意义上的魔法卷轴可是两回事。“我吗?呃,你可以叫我老树棍子。”

“好强。”在一颗大树后面,程智皱了皱眉,看着天空中突然又出现的几个人,一个身穿重甲的战士,一个身穿红色战斗皮甲,手持匕首的老者,还有一个一身青袍,手持魔法杖中年模样的圣域魔法师。而最醒目的是出现在大地之熊头顶的一个身影,这个人身材高大,身穿一身银色金边的铠甲,这铠甲做工极为精致,上面还附着着一层淡淡的流光,显然不是凡品。而这个人的脸上却带着一张面具,一个平淡的,看不出任何东西的面具。他的手中握着一根看似十分普通,甚至有些简陋的长矛,这武器明显和他的铠甲和装扮并不像配,但是那古朴长矛却散发着极为强大的力量波动。桑托斯大师微微皱了皱眉,不过还是耐心的说道:“魔法卡片虽然属于符文道具,但是他的威力已经达到了魔法卷轴的威力程度。所以学院临时增加了这一条规定。”“提拉米斯?!竟然是你?哼哼,我就说,一个西曼怎么会有胆子跑到落日山脉来撒野。”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终于还是把你这老家伙引出来了。哼,不枉我们费了那么大心思,还要弄死三头圣域魔兽,这才把你找出来。”大地之熊点了点头:“提拉米斯,还真是颇费了心思呢。不过,你这样做,就怕魔兽圣域与人类开战吗?”“可是……!”艾迪还想要争辩,却被程智拉住了。

“艾迪,你冷静点。”程智用力拍了拍艾迪的肩膀,将他拉到身后,不过他的脸色同样也不好看,但是在桑托斯大师面前,他还是客气的说道:“老师,魔法卡片是我研究出来的,而迄今为止也只有我和我的几个朋友使用过魔法卡片。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条规定是针对我的。”提拉米斯戴着面具,看不出表情,但是口中却是冷冷的说道:“你我都知道,成神之路到底有多艰难,但是却有一条捷径就摆在眼前。只要炼化了神格便可以成神。你觉得我会放弃这样的捷径吗?为了神格,即便是得罪全世界的圣域强者,我都不在乎。”

大地之熊摇了摇头:“不过,你打错算盘了,当初在试练场,我并没有得到神格。”“呵呵,没错,就是针对你的。”桑托斯却是一脸无奈的用力点了点头。桑托斯的一句话把程智噎得直翻白眼。看到程智难受的模样,桑托斯也是一脸苦笑。好一会才摸了摸自己雪白的胡子:“程智啊。你是一名天才的炼金师,也是一位出色的亡灵魔法师。你所研究出来的东西,可以说是超乎了很多人,包括我在内的想象。元素魔法卡片虽然刚刚研发不久,但是你上次在擂台上的表现,我们也都是看在眼里。可以说,魔法卡片以后很可能会完全取代魔法卷轴。这是一个划时代的产物。”“哼,老树棍子,你觉得你这话我会相信吗?试练位面,天风世界的强者之中,只有你得到了金色宝箱。那是最有可能拥有神格的宝箱。”

桑托斯的话可不是为了安慰程智而说的一些客套话,而是真心实意的称赞。元素魔法卡片的构思之巧妙,内容之精细,让他这个一百几十岁的炼金分院院长,八级魔法师都感觉汗颜。“所以你就布下这个局,把我引出来,想要击杀我,获得我的奖励?哈哈哈哈。”老树棍子突然笑了起来:“奖励的确是有一些,不过神格就没有了,如果有的话,我早就炼化了。”

“哈哈哈哈,那可也不一定。”提拉米斯摇了摇头:“如果神格的属性和你不同的话,你也许要耗费较长的时间进行准备才能炼化神格也说不定,总之,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要试一试才行。”说着,提拉米斯突然挥动手中的古朴长矛:“受死吧!”“正因为如此,我们学院的老师们一致认为,魔法卡片如果出现在三强争霸赛上的话,会打乱原本的竞技秩序。”

说着,提拉米斯身体向下俯冲,长矛对准了老树棍子的脑袋就刺了下去。虽然桑托斯的话还算中听,但是程智的脸却依旧如同吃了苦瓜一般。大地之熊怒吼一声,巨大的手掌猛的一挥,正极大在了那长矛之上。而其他的四名圣域强者也纷纷出手,攻击向了大地之熊。

“这战斗实在是太激烈了。”程智口中念叨了一声,接着拍了拍肥仔的脑袋:“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快走快走。”肥仔毫不迟疑,迈步向另一个方向跑了下去,程智趴伏在肥仔的背上,却是皱着眉想着刚刚那几个圣域强者的话。大地之熊不躲不闪,身体上却是暴起了土黄色的光芒,在体外形成了一层晶莹透亮如同实质的防御,八道黑光击打在大地之熊的身体上,顿时爆发出一声巨响。强大的气流甚至比刚才更加巨大,已经跑出去一段距离的程智连同坐下的肥仔,一同被吹了起来,接着飞出去很远,直接摔在了地上。还好这地面上是厚厚的草坪,程智一骨碌爬了起来,回头看向了那天空之中战斗的景象,只见大地之熊身上的光芒散去,却丝毫没有受到伤害。

“当然了,这个,元素卡片毕竟还是个新生事物,学院新出的临时规定之中,也只是禁止了攻击类元素魔法卡片的使用。你依旧可以使用增益魔法和防雨膜法的魔法卡片。”“试练位面?神格?成神?那又是什么?”这些他一点都不了解,他也没有多想的打算,最让他疑惑的却是那头大地之熊,虽然他的外形是一头大地之熊,但是他的灵魂波动却是和人类一样。这很奇怪,难道圣域魔兽的灵魂波动会和人类一样吗?程智是第一次见到圣域魔兽,自然不清楚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门道。肥仔不知疲倦的奔跑着,亡灵生物的体力并不是依靠饮食营养来维持,而是死亡之力。这是亡灵生物天生就拥有的本能,死亡气息越是强烈的地方,亡灵生物就会变得越强大,不过这里显然落日山脉之中的森林,并不是能够补充死亡之力的地方。所以在奔跑了数里之后,肥仔的力量明显减弱了。

虽然程智的神识范围远不能覆盖到数里之外,但是天空之中不断出现的闪光,爆响声和力量波动越来越狂暴,显然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程度。程智也是被那交手的气流吹的东倒西歪,急忙抱住肥仔的脖子,翻身上熊,用力的拍了拍肥仔的头顶:“快走,这里太危险了!”程智跳下了肥仔的身体,接着一挥手,灰光散去,肥仔回到了他的亡灵空间之中,在那里,亡灵生物可以更好的进行恢复。程智迈开双腿,继续朝前跑。整整跑了大半个上午,身后那几个圣域战斗的力量波动早已经感觉不到了。程智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天哪,累死我了。”程智大口的喘息着,因为那群圣域强者的强大战斗气息,方圆数十里的动物和魔兽都被吓得四散奔逃。不过,他的神识还是释放开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这里可是步步惊心的落日山脉。

肥仔立刻迈开大步,飞似的朝远处的森林之中跑了去。休息了一会,程智打开了腰包,翻了翻,拿出了最后一小块饼干,这几天吃这东西吃的他一看到就反胃,但是没办法,他曾经试图寻找一些野果充饥,但是现在是春季,这个季节,什么野果都没有。即便是有,他也不敢乱吃,因为这落日山脉之中的植被也和外界有些区别,很多都是带有毒素的。万一吃的闹了肚子可就不妙了。至于魔兽就更不用想了,绝大多数的魔兽都含有毒素。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丧命。

不过,眼前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程智看着手中最后一块黄不拉几的饼干,吃下去虽然可以补充体力,但这也是最后一块了,他将面临断粮的危机。眨眼间,两位圣域强者已经教授了数个回合。被叫做老树棍子的大地之熊明显占了上风。黑衣强者西曼被逼得连连后退。他的斗气护罩不停地闪烁,显然是因为遭受了剧烈的打击而造成的。就连里面的衣服上也出现了好几道裂口。吃掉了最后一块饼干,程智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接着分辨了一下方向,不管怎样,继续朝东走应该没有错。就这样一路走了下去。入夜的森林散发着一股让人难以言语的神秘,对自己附加了亡灵之眼法术的程智,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山坡并且用自己的精神力威压吓走了一只只有三级的,似乎是一直兔子的魔兽。因为天黑,程智没看清。程智有些纳闷,三级实力的兔子,是什么样的?但是那东西跑了以后,程智又有些遗憾,兔子肉啊,能吃的啊。大概吧。或许魔兽兔子和野兔的味道差不多呢。正走着,突然,程智感觉到一阵心惊,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散发出了极为可怕的精神力波动,而且,还是他有些熟悉的精神力波动。

程智皱了皱眉,本想绕过这传来精神力波动的方向,但是他却突然想起,这似乎是白天看到的那头大地之熊的灵魂波动。只是这波动之中很是虚弱。西曼暗骂一声倒霉,眼珠转了转,大声喝到:“化影分身!”瞬间,原本一个人的西曼,突然化作了一团黑色的浓雾,当那浓雾散去的时候,半空之中突然出现了八个一模一样的西曼。

“这个灵魂很特殊,为什么一个大地之熊会有人类一样的灵魂波动?”程智越想越是觉得奇怪。要说魔法师的好奇心是很可怕的,那可是一个圣域的大地之熊,他竟然对此也产生了好奇,本想绕路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朝那精神力波动传来的方向,仔细的用神识探查了过去。果然,就在距离他并不算远的一个山涧之中。程智犹豫了好一会,终于还是转身朝那山涧的方向走了过去。那灵魂之力虽然庞大,但是极为虚弱,似乎大地之熊受了很重的伤。对于精神力波动极为敏感的程智来说,可以说是感应的一清二楚。终于,他越来越靠近那并不算大的山涧的时候,却看到一个树下,似乎正坐着一个人。虽然亡灵视觉在夜晚虽然能够增加视觉能力,但是却也只是有限的增加而已,太远了还是看不清楚,只是大概的看到了一个人类的形状,但是那精神力波动便是从那个人的身上散发而出的。这八个西曼同时开口大笑道:“老树棍子,你果然厉害,那看看我这招怎么样?”八个人同事说话,声音同时从八个方向传了来。

“人类?”程智瞪大了眼睛,那分明就是大地之熊的灵魂波动,只是为什么这里却坐着一个人类。他走了过去,越来越近,也逐渐看清了这个人的样子,准确的说,大概是个人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他释放着人类的灵魂波动,程智甚至以为那棵树成精了,没错,就是一棵树。呃,不对,说是树也不够准确,这个人依靠着一块岩石坐在那里,若不是程智事先通过灵魂波动发现了他,在他身边经过的时候,都有可能把他当作一棵树忽视掉。这个人衣服像是树叶编织而成,头上的头发之中不知道是天然生长的,还是因为头发太乱,竟然有好几丛灌木,头发之中满是泥土,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还会以为那些头发是灌木的根系。一张宽大而苍老的脸,皮肤粗糙的就像是树皮。那胡子乱的也像是一捧植物的根茎。身上如果那是一身衣服的话,那应该是一件完全由树叶和藤蔓组成的衣服。似乎都不是编制的,而是自然生长出来,爬满全身的藤蔓。

这个人呼吸缓慢,而且出气多进气少,一副就要殒命的模样。大地之熊看着眼前的八个人影,却没有任何的慌张。这是黑暗元素的技能,虽然诡异,但是却并非什么罕见的招数。那西曼猛然挥动手中长刀,八柄长刀顿时被黑色火焰笼罩,接着用力一挥,八道黑芒疾射向了大地之熊。“老爷爷。”程智不知道这样称呼他合不合适,但是这人的样子实在是够老的。那个人丝毫反映都没有,程智皱了皱眉,走到了这个人跟前,仔细打量了半天,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脏这么惨的老头子,仔细感应了一下,程智发现这个人正处于昏迷之中,而且他身上的伤痕多的吓人,每一道伤口都在流血,显然若是在不施救的话,怕是就要一命呜呼了。

那老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样子是不是有些可笑,只是一脸微笑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善良的年轻人。”程智看到这里,也就不在多想,伸手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了那个小瓶子,人命关天,不管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程智都觉得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当然,处于魔法师的好奇心,他还是想要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变成大地之熊。大地之熊不躲不闪,身体上却是暴起了土黄色的光芒,在体外形成了一层晶莹透亮如同实质的防御,八道黑光击打在大地之熊的身体上,顿时爆发出一声巨响。强大的气流甚至比刚才更加巨大,已经跑出去一段距离的程智连同坐下的肥仔,一同被吹了起来,接着飞出去很远,直接摔在了地上。还好这地面上是厚厚的草坪,程智一骨碌爬了起来,回头看向了那天空之中战斗的景象,只见大地之熊身上的光芒散去,却丝毫没有受到伤害。

“老树棍子,有你的,皮真厚。”西曼阴阴一笑的说道。程智将那老头的嘴巴扳开,小心的倒入了一滴亨特留下来的宝贝药水,一道白光闪现,液体迅速流入了老头的口中,程智连忙盖上了瓶塞,看着眼前的老头。但是想象中的药到病除并没有出现,或许是老头的伤太重了,又或者老头的身体素质远超普通人,那一滴药水下肚之后,程智只是看到他的一些比较小的伤口开始自动愈合了起来,但是那些巨大的伤口却丝毫反映没有。程智看了看自己的小瓶子,又看了看老头,有点心疼,但是还是再次扒开瓶塞,朝老头的口中到了一滴。同样的白光闪现,同样的没有太大作用。老头身上的伤口愈合的并不多。这回好了,一道强烈的白光从老头的身上现了出来,笼罩了他整个身体,接着程智肉眼可见的,那老头身上的伤口都开始快速愈合了起来。

“终于起作用了。”程智看着被白光笼罩的老人,一脸兴奋的说道,可是还不等他乐上几秒钟,那老头突然怒吼了一声,醒了过来,接着一股极强的力量爆发了开来,程智躲闪不及,被这股力量直接拍的飞起,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闹够了吗?那就受死吧?!”大地之熊说着,抡起了巨大的熊掌,猛地朝其中的一个分身扑了去,一巴掌打在了那个分身上,顿时将那个分身拍了个稀碎。但是被打碎的那个西曼却是化作一团黑烟消失了。

程智在地面上看的清楚,那八个分身全都拥有灵魂波动,唯一的差别就是其中一个灵魂波动略大一些,其他的应该是比较小。他虽然能够从灵魂层面看出这些东西,但是那大地之熊显然并没有这样的能力,不过那大地之熊速度却并不慢,几乎是眨眼之间已经拍碎了三个西曼的分身。那西曼见到大地之熊如此凶猛,急忙控制本体和其他的几个分身向后退去,同时口中却是大声的喊道:“提拉米斯!快点!该你们了!”那老头睁开了眼睛,一脸暴怒的看着四周,却发现除了远处倒着一个小孩之外,一个人都没有,他这才清醒了过来,瞪圆了眼睛,之前他可是觉得自己死定了。可是自己竟然活过来了,而且他现在感觉很好,虽然并非浑身充满活力,但是却也没有了什么太大的伤痛。老头子咧了咧嘴,接着急忙跑到那个小孩的跟前。而这时候程智也缓过了一口气,万幸的是,刚刚老头只是无意识的释放了一下自己的气势,虽然强大,但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攻击性,这才没有直接把程智拍碎,但即便如此,程智也是摔得不轻,哎呦哎呦的叫着从地上爬起来,一脸郁闷的说道:“我说老爷爷,你太不地道了,我可是刚刚救了你一命啊。”

程智皱了皱眉,咬了咬牙,接着瓶口对准老头的嘴,咕嘟嘟的灌了进去。“提拉米斯?”听到这个名字,大地之熊显然是楞了一下。几乎与此同时,从大地之熊后方,左右,还有头顶,突然传来了四个破空飞遁的声音,几乎是眨眼之间,又有四名强大的圣域出现在了这里。“救我一命?”老头似乎还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有些奇怪的重复了一句。不过当老人看到程智手中的小瓶子的时候,顿时明白了过来,并且低呼了一声:“女神之泪?”

“女神之泪?”程智有些不明白的看向了手中的小瓶子,刚才他一口气几乎将所有的药水都灌了进去,现在里面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也就两三滴的样子。那老头点了点头,接着扭脸看向了程智,程智也抬头看向了这老头,但是瞬间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只见老头的头发里面还钻出了两只松鼠,正好奇的打量着程智。

painter“这老爷子的头发也太乱了,简直就是在脑袋上面顶了两个大花盆一样。”“呼”程智长吁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好奇的打量着老头的奇特装扮:“请问老爷爷,怎么称呼?”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pai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