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19楼

类型:时尚剧地区:圣马力诺发布:2020-11-26

台州19楼 剧情介绍

台州19楼程智拿出空间卡片,台州打开开关,台州让空间入口在那四件东西上一扫而过,全部收入到了自己的空间卡片之中。他的动作让老威廉不仅又点了点头,虽然空间卡片的使用方式,比起空间戒指要查了一些,但是空间戒指的来源特殊,而且不是人力所能制造出来的。而程智的这种空间卡片也是携带方便,操作简单,非常实用。日子一天天的过着。每天程智一早起来就去跑步,然后练剑,下午的时候去镇子上挨家挨户的去帮忙找事做。镇子上的居民们刚开始的时候都把这孩子当成亨特派来索要东西的,但后来发现这孩子很是讨人喜欢,很懂礼貌,而且知是非懂善恶,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取食物,这让镇子上的居民很是觉得,这孩子不错,非常懂事。可千万别让他跟亨特那个家伙学坏了。所以程智每次给他们做事,都会有些回报。当然也有不给的。比如铁匠瓦力,这家伙听说程智免费给别人干活,于是一脸占便宜争先恐后的叫程智过来帮忙,拉了一下午的风箱,但是程智走的时候,瓦力什么都没给。

“哦,是程智啊。有什么事吗?”杂货店老板有些疑惑的问道。将空间卡片收好,台州程智看了看院长和其他的分院主人,似乎还有别的事情要商量,所以很是识趣的告别了院长等人,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昨天的羊肉非常好吃,谢谢您的款待。”程智依旧很有礼貌的说道:“我想我得做点什么作为回报才行。”

“回报?”巴利亚里显然对于程智所说的回报有些担忧,怕是又是那亨特想要来吃白食,又懒得动,所以让这个小孩子来的吧?“您看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帮你完成的。”到了第二天,台州艾迪的父亲亲自来到学院,台州与雷洛学院签订了合同,不过并不是向原来艾迪所说的分成比例。最终的分成比例是程智占三成,学院占三成而德尔玛商会占四层。而学院的三成股份之中有一成是分给了桑托斯,卡尔马林和杜隆迪的。另外两层则由学院自行分配使用。可以说,德尔玛商会付出的很大,因为之后制作和材料方面都是要又德尔玛商会自行承担。不过,德尔玛商会会长海森博德却认为这是一笔他做过最为划算的买卖,因为这笔生意将雷洛学院和德尔玛商会的利益牢牢捆绑在了一起。可以说,有了雷洛学院这尊大神在身后,任何一个势力,任何一个王国帝国,都不敢轻易地得罪这个德尔玛商会了。毕竟,雷洛学院的毕业生遍布大陆各地,关系网错综复杂,很多国家的大人物都是与雷洛学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换句话说,只要德尔玛家族不作出那种天怒人怨,为世人所不容的事情,这个家族将永不衰落。

而在签订协议的时候,台州作为空间卡片的创造者,台州程智也必须自合同上签下名字。海森博德虽然已经有了很多了解,但是在真正见到这个少年的时候,还是被他的年轻所惊讶到了,而且看得出来雷洛学院的高级教授乃至院长都是非常看重这个学生的。“哦,那个,好吧。要不,你把这些货架都清理一下吧。”

巴利亚里有些犹豫的说道。他还是不太确定,程智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签订合同的日子定在了这个星期天,台州在合同签订以后,台州德尔玛商会在萨宁最为豪华的宴会场举办了盛大的庆祝酒会,以庆祝与雷洛学院签订的这份协议。而作为大陆最为知名的商会之一,德尔玛商会的人脉网络自然也是极为广泛的。仅仅一天的准备时间,便邀请到了许多政界商界,以及一些大家族成员前来。程智立刻点了点头,卷起袖子就干了起来。

“程智那小子,台州忙什么呢?不会不来吧?”艾迪,台州卡普和强纳森,站在宴会场大门口外,有些焦急的东张西望着。他们几天穿着的都很正式。艾迪穿着一套纯白色的礼服,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还打了一层厚厚的发蜡。强纳瑟则穿着一身深蓝色燕尾礼服,胸口上挂着德尔尼斯王国王族徽章,卡普穿着一身黑色得体的礼服,脖子上系着蝴蝶结。看起来和以往的粗鲁模样大相径庭。正在三个人翘首而盼的时候,从山坡下走上来一个少年,一只手还拉着另一个小女孩正是程智和索亚。只是这二人穿着都比较一般,程智穿的是学院的墨绿色炼金师校服,索亚则穿了一件很是干净的,但是略显普通女孩的花裙子。而且这两个家伙还一人手里拿着一根冰棍,嗦个不停。忙活了半个下午,店铺里面的货架都被他清扫了一遍。看着干干净净的货架,巴利亚里很是满意,嘿嘿笑着塞给了程智一包杏仁:“喏,好孩子,这是奖励给你的。”

“谢谢叔叔。”程智美滋滋的接过了那一包杏仁,看着里面的干果,用力的点了点头。“你们这么才来啊?”看到程智他们两个来了,台州艾迪松了一口气,但是嘴里却是不满的说道。

出去没有多远,昨天欺负他的那群孩子又跑了过来:“哈,又是这个魔崽子,打他。”“哦,台州刚刚教索亚一些东西,所以来晚了。”程智嘿嘿笑着说道:“我们两个就是来蹭吃蹭喝的,来那么早干嘛?”程智见状却是没慌,从容的将干果放回了口袋之中,接着转身撒腿就跑。

“胆小鬼,抓住他!”皮肤黝黑的那个小孩见程智掉头就跑,还以为他怕了,顿时大声地呼喊了起来,后面的小孩子们一听也是应了一声,纷纷追了上去。程智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见自己跑得似乎有些快,连忙放慢了一些脚步,等那些孩子追到自己还剩下十几米远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突然掉回头,拉着自己的脸皮和眼皮,伸出舌头“噜噜噜噜”的做个了鬼脸:“一群笨蛋,你们追不上我。”说完又转身撒腿就跑。程智看着亨特叔叔点了点头:“又是去吃白食吗?”

索亚也是帮腔道:台州“就是就是,开饭了吗?”那些小孩子们见状顿时怒从心头起:“抓住他,抓住他,揍他。”程智根本不在乎那群孩子的喊叫,只是撒开腿跑,不一会就给他们落得很远,见状,程智很是得意的站在那里,又是做鬼脸:“你们这群慢悠悠的乌龟,都是乌龟,一辈子都是乌龟。噜噜噜噜,傻乌龟!”

程智的嘲笑显然让那些孩子们更加愤怒了,哇哇大叫着朝程智追了上来。看他们又快追上来了,程智这才掉头开跑。他跑得飞快,而且脚步轻盈,后面那些孩子根本追不上。通过这几天的锻炼,台州程智明显的发现自己在不捆绑石片的时候,跑起来跟飞一样,即便是在山坡石阶上跑动,也是奔跑如飞。程智带着这些孩子,绕着牛栏山跑了大半圈,要知道,牛栏山的街道,大多都是坡道,给这群小孩子累的呼哧带喘的。“有……有种你别跑,看我们不打死你。”那个领头的黑皮肤小孩,一边跑,一边上起步接下气的对程智说道。

亨特点了点头:台州“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能够看清自己的位置,看清自己的长处与短处,扬长避短,将自己最大的优势转变为胜利的关键。”程智回头看了他一眼,突然站住了脚步,接着朝那个小孩跑了过去,那孩子见程智跑过来,还挺兴奋,追你不到,你竟然自投罗网。可是还不等他高兴的说点什么,程智已经跑到了他跟前,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那孩子顿时疼得啊的一声蹲在了地上。其他的孩子也是被吓了一跳,纷纷停了下来,却见程智一转身又开始跑了起来,边跑还边回头做鬼脸:“你们才是胆小鬼,你们才是笨蛋,有本事来抓我呀。”程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台州突然眼睛一亮:“叔叔,我明白了。”蹲在地上的那个黑小孩已经因为鼻子酸痛疼得哇哇苦了起来。其他的孩子还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被程智一刺激,又追了下去。绕着牛栏山又跑了大半圈之后,这群孩子已经都累的快要吐出了舌头。一个个累的小脸上全是汗,加上本来这群小屁孩天天玩泥巴玩土的,弄得脏兮兮的,这下子,脸上都趟出了泥印。终于在跑到山顶的时候,这群孩子都跑不动了,那个傻头傻脑的孩子最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气:“不跑了,不跑了,我快累死了。”见有人跑不动坐在了地上,其他的孩子也实在是坚持不了了,纷纷瘫软在地,有的干脆躺在了地上。程智回头看了一眼,脸上得意的一笑,接着一扭头跑了会来,对着坐在最前面的那个小孩就是一脚踢了过去。

那小孩已经累的无力反抗,只是哎呦的叫了一声,却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接着程智就对着这群孩子一顿拳打脚踢,把他们打的哭爹喊娘。“好吧,台州既然你明白了,那我们在说说这面包是怎么回事?”亨特看着程智怀里抱着的被踩坏了的面包,好奇的问道。

“让你们骂我是魔崽子,让你们欺负我。这回知道厉害了吧?知不知道错了?”“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道错了。”一个孩子抱着脑袋,哇哇哭着说道。“是杰森大叔给的。”程智看了看怀里的面包,台州有些难为情的说道:“可是被踩坏了。”

“哼,别以为你们人多就可以欺负人了,知道了吗?”“知道了,知道了。”

就在这时候,只听哇哇的一阵叫声,那个皮肤黝黑的小孩追了过来,手里面还拎着跟树枝做的棍子,哇哇大叫着:“我跟你拼了。”“嘿嘿,傻小子,踩坏了就不要吃了,到老杰森那里再要一份,就说记在我的账上。哦,算了,今天咱们不吃这个了,咱们去吃点别的。”说着,亨特抬起鼻子,闻了闻空气中的问道,嘿嘿一笑的说道:“有人在炖大锅的羊肉,我们去尝尝。”说着,轮着那树枝就打了过来。程智急忙躲闪,接着掉头就跑,但是跑了几步,他却突然停住了,他伸手从路边捡起了一根枯树枝,看了一下长短,突然转回了身:“是你先用武器的啊,打疼了可别怪我。”

“嗯,好,那我们去玩了。”悉尼听到程智的话,嘻嘻一笑,立刻应了一声,接着一群小屁孩,呼啦啦的跑掉了。那个皮肤黝黑的小孩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就见一条黑色的树枝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他急忙想要躲闪,可是那树枝却如同在跟着他移动一样,明明应该能够躲开的样子,却嘭的一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顿时打的他眼冒金星,但这还没完,那树枝就像是暴风雨一样打在了他的身上:“哎呦,哎呦,”一直到被打倒在地,抱着脑袋满地打滚,那个黑皮肤小孩才大声求饶到:“别打了,别打了,我服了。别打了。”程智看着亨特叔叔点了点头:“又是去吃白食吗?”

“嘿,怕什么,有我在呢。”“哼。”程智哼了一声,这才停下了手,看着地上抱着脑袋苦苦哀求的小黑孩,有看了一眼那一群被打的不管乱动的孩子:“还有谁想跟我打架的,站出来?”那群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一个敢露头的。开玩笑,他们十几个孩子都没打赢程智一个,还被人家一个人全都给揍了一顿。从这天开始,这群孩子再也没有谁敢跑来欺负程智,甚至后来一直到他们将斗气修炼到都去斗气二层,三层都没有人再敢提欺负程智的事情。

事实上,第二天,那群孩子又跑到了亨特的院子,隔着门缝,看到亨特睡着了,那个皮肤黝黑的孩子见程智正在练剑,便轻声呼唤道:“程智。”程智摇了摇头,只能跟在亨特的身后。

第二天一早,程智和每天一样,腿上捆绑好石片,外出跑步。然后回来练习剑术,等亨特叔叔睡着了,程智修炼的差不多了,便会离开院子,来到昨天亨特叔叔来蹭吃蹭喝的蒙特利杂货铺。人家烤羊肉是用来做羊肉干,卖给客商的,结果被亨特叔叔和自己吃了大半。杂货铺老板偷偷看着他们,那眼里的诅咒意味可是一览无余。程智放下了手中的木剑,回头看去,见是那些孩子们,眉头皱了皱,走到了门口:“你们要干嘛?”

“一群胆小鬼。”程智说着将棍子一扔,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里,朝亨特的院子走了过去。“巴利亚里先生,您好。”“呃……我叫悉尼,这个叫蛋蛋,这个是比尔,还有那是丫丫。我们是来找你玩的。”那个皮肤黑黑的孩子说道,接着扭头看了一眼其他的小孩:“我们都觉得你很厉害。以后你就做我们的老大好不好?”

程智挠了挠脑袋,想了想,最后摇了摇头说道:“做你们老大啊?不好玩。你们不来找我麻烦就好了。而且我也没时间。一会我要去杰森大叔那里去帮忙。”那些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对于程智的回答有些失望。

台州19楼程智看到悉尼等人的样子,最后还是说道:“这样吧,我先去老杰森那里帮忙,然后去找你们玩,好不好?”程智看着那群孩子跑掉的身影,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摇了摇头,转身又回去练剑去了。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台州1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