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5

类型:新闻剧地区:贝宁发布:2020-11-26

妈妈的朋友5 剧情介绍

妈妈的朋友5说着,妈妈亨特又喝了一口:“虽然技术在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微不足道。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武技是弥补弱者与强者差距的关键。”“嘿嘿,谁知道呢。也不知道他那么老了,还中不中用。”那个年纪稍大的强盗边淫笑着说,边用手指扣着脚丫子。

“这说的倒是没错。不过,这小子一副穷酸样子,怎么可能是贵族?如果是贵族子弟的话,一定会有护卫跟随。看他也没有什么实力的样子,如果没有护卫的话,根本不可能翻过雪山。”说着,老大目露凶光的眯起了眼睛:“难不成,这小子是官兵部下的诱饵?”“武技吗?”程智在接连几次打击之下,妈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作为强盗头子,他远比其他的手下更为谨慎,这也是他称霸一方,成为名头很响的强盗的原因。不由得转头看向了河岸四周,这里四周十分开阔,自己的船又在江面上,若是被官兵困住的话,可是难以逃脱的。

“大家戒备,这事情他妈的有点奇怪。”说着,那老大用脏兮兮的皮靴,踢了一下程智的脑袋:“先把这小子给我关起来,看看情况再说,妈的,要是真是有官兵埋伏,先弄死他祭旗。”刀疤男得令,一把拎起了地上的程智,噔噔噔的跑到了甲板的下面,这种内河的大船甲板下面一般只有两层。刀疤男找了个只堆了几个麻袋的房间,将程智随手一丢便扔在了里面。“嗯,妈妈这样吧,妈妈今天你好好休息一下,整理一下你的卧室,明天开始,我教你一套剑术。只要练好了,虽然你没有修炼斗气,三级以下的斗气师,应该不是你的对手。”

“好啊好啊,妈妈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一定会修炼到和叔叔一样厉害的。”“小子,老实的给我呆着,不然他妈的弄死你。”刀疤男恶狠狠地说道,不过程智现在被捆得结结实实的,根本不用担心他能逃跑。

程智一脸害怕的哼唧了一声,缩了缩脖子,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傻小子,妈妈普通人在没有元素帮主逇情况下,妈妈身体最高极限,也仅仅只有三级而已。而超过三级之后,达到四级,就可以真正地借用元素之力来增加自己的战斗力了,那就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大山。算了,总之,你以后会明白的。”这时候,上面传来了盗贼老大的喊叫声:“大家都给我把眼睛瞪大,只要过了这片平原,就是繁星湖,只要到了那里,就算是有官兵埋伏也抓不到咱们,秃子,给我上桅杆顶上去,好好的给我放哨!巴尔,把那主帆给我拉满。”甲板上一片忙碌的声音。那个刀疤男也有些担心,看了一眼程智,便转身上了楼梯。

第二天一早,妈妈灵凡便早早的起床洗漱,妈妈接着便跑下了二楼,来到亨特的房间,却见床铺上空空如也,程智扭头朝门外看去,只见院子里的葡萄架下面,亨特正躺在摇椅上呼呼大睡,地上到处都是空酒瓶,显然昨天亨特将所有的酒都喝光了。程智翻了翻眼皮,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的休息,几天的复写和颠簸让他现在是筋疲力尽,先不说饿不饿,最重要的是精神力消耗巨大。

程智的脑袋拱了拱,想要在麻袋上找个舒服一点的位置,好好休息一会,只要精神力恢复了,这些家伙应该都不是他的对手。程智凑到亨特跟前,妈妈看着这个胡子拉碴一付邋遢模样的怪叔叔,终于鼓起勇气,用手指戳了戳亨特的脸:“叔叔,叔叔,该起床了。”

想到这里,程智想要进入冥想状态,可是刚刚想要闭上眼睛,突然却感觉身后的麻袋动了一下,似乎有一只脚踹了他的后背一下子。程智有些纳闷,扭过身子,看了看,却看到那几个大麻袋似乎都在动。里面还发出了呜呜的哭声和呼吸声。“呃……鸡还没叫,妈妈吵什么吵,继续睡。”程智扭了扭身子,却是实在没力气坐起来,神识也极为虚弱,无法探知这麻袋里面到底是什么,但是他觉得里面应该都是人,这里有七八个麻袋,一个个都被捆得严严实实。

“有人吗?麻袋里面有人吗?”程智小声的问道。甲板之上是更多的,奇装异服,一脸狰狞之色的强盗,簇拥在桅杆之下,一个穿着一件皮大衣的男人,端坐在一个酒桶上,一手握着个酒瓶,另一只手则握着一根粗大的狼牙短棒。

程智眨了眨眼睛:妈妈“叫了,叫了,叫了好一会了。”那些麻袋之中立刻有人动了动,并且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似乎是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程智苦笑了一下,略一思考,判断了个大概,这些也许是被强盗绑架的人吧。不过现在他连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能救其他的人?想到这里,程智闭上了眼睛,让自己彻底放松,进行冥想。

这条船沿着河道,顺流而下,终于在天黑之前进入了他们口中的繁星湖。程智现在因为闹肚子弄得头昏脑胀,妈妈思维似乎都慢了一点,妈妈但还是强撑着让自己保持清醒。脑子里快速的思考着应对之策,脸上尽量做出惊恐害怕的样子,说道:“我家是斯提利亚一个小镇领主,这次是去萨宁上学的,这是我父亲给我用来防身的。”“还好,一路平安无事,看来是我想多了。”强盗头子暗自松了一口气,接着嘿嘿冷笑道:“都给我麻利点,送完这趟肉票,我请你们喝酒。”“好哦……”群贼顿时欢呼一声,更加卖力了起来。

程智还是太小,妈妈虽然比通灵的孩子成熟了许多,但依旧还是个孩子。又绕过了几个小岛,终于在天黑的时候,在一处山峰环绕,地势险峻的山坳之中停了下来。船上也立刻有人拿起了火把,左右摇摆着。过了片刻,半山腰上,突然又出现了一个火把,有节奏的左右摇晃了起来。双方对了一下暗号,强盗的大船这才放下了跳板。

“好了,把那几个肉票都给我从下面弄上来。”强盗头子,一声令下,手下们立刻行动了起来,拉开甲板上的盖门,进入了船舱之中。“小滑头。”刀疤男显然是个经验老到的老江湖了,妈妈看到程智眼睛乱转的模样便知道程智在说谎。“不愿意说就算了。反正我也不在乎。”不一会,一些强盗已经两人一个的扛着几个麻袋从船舱下走了上来,当然,最后一个则是被人如同拎包一样拎上来的程智,程智这时候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只是双眼微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立刻又有人将那些麻袋拆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一个个所谓的肉票。只见这几个人都是女人,多大年龄的都有,有年纪较大的老妪,也有年龄不大的少女,这些女人从麻袋之中被提了出来,一个个都是满脸惊恐的模样。程智被仍在了一旁,侧着脸,依旧是半眯着眼睛的样子,只是他的眼睛逐渐的睁大,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这里就是个普通的河湾,不过在半山腰上,似乎有几个木房子。被绑架的这些女人大多姿色平平,不过那些强盗们却是一脸兴奋的样子,不停地大叫着:“我要干这个,我要干那个的。”有的则是凑到跟前在那两个女人身上伸手乱摸。

那强盗头子也不阻止,抱着肩,在一旁哈哈大笑,任凭这些手下们肆意妄为,好一会才喊道:“好了,别他妈玩了,就你们这群王八蛋,还干这个干那个的,这些女人都是献给卡斯利莫夫大人的。好了,把这些女人带到山上去。”说话间,妈妈那几个人已经划着船来到了大船的跟前。之前距离比较远,妈妈程智看的有些模糊,离近了,程智才看到这艘船虽然庞大,但却十分的老旧,似乎是一艘内河航运的大型客船。船上的漆面很多地方都已经脱落,显得斑驳不堪。

几个强盗立刻将这些人腿上的绳子解开,连拉带扯的将这几个女人从地上弄了起来,然后如同赶羊一样的驱赶着他们朝半山腰那片房子走去。“老大,这小子呢?”这时候那个刀疤男看了看脚底下的程智问道。船上的人抛下了一个网子,妈妈让小船上的人将程智扔在了那网兜之中,拉到了甲板上。

老大拉布拉卡看了一眼程智,摇了摇头:“卡斯利莫夫大人只要女人。这是个男孩儿,用不上。而且这小东西病怏怏的,留在咱们这里也是浪费粮食,给他弄死算了,对了,远一点的弄,别污染了这里的水源。卡斯利莫夫大人有洁癖。”“可是老秃子说这小子能卖给人贩子……。”那刀疤脸似乎是决的杀了程智有些可惜的说道。

拉布拉卡翻了个白眼:“妈的,你个二货,最近赛特拉王国因为学生就要开学了,正在严打,人贩子那边早半个月就不收货了,怕惹麻烦。去年一伙人贩子想钱想疯了,弄了一个女孩准备买到草原当女奴,结果却是克罗地亚大公的亲侄女,结果那伙人贩子连同他们的一家老小几百人全都被皇家近卫军抓住,扒皮抽筋,挂在边境上,立了娃样子。现在这些人贩子都小心得很。”而那几个强盗也纷纷从小船中跳到了大船之上。“嗯,好的。”听说不能将这小子卖了换钱,那刀疤男多少有些遗憾,一伸手将程智给拎了起来,朝一旁的树林走了去。那个老大似乎对之前被驱赶上山的那一群人更感兴趣,所以都没有多看一眼,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一起上了山。

“你懂什么?那可是炼金药物,高档货,你当然没见过。”年纪大一些的强盗翻了个白眼,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这里的主人可是一位十分厉害的炼金师。”刀疤男拎着程智,穿过了树林,走上了一个小土坡,在那土坡的后面则是一个大土坑。甲板之上是更多的,奇装异服,一脸狰狞之色的强盗,簇拥在桅杆之下,一个穿着一件皮大衣的男人,端坐在一个酒桶上,一手握着个酒瓶,另一只手则握着一根粗大的狼牙短棒。

“老大,我们回来了。你说的没错,这小子身上还真有货。“小子,就在这儿吧。呵呵。”“在这儿?”这时候程智突然开口说话了:“这里的确很不错,四周冷冷清清的,也没有个人,要是杀人灭口的话,这里的环境最好了。”程智却是突然笑了起来:“我觉得,你其实也可以像我一样懂事,若是你和我一样懂事的话,你就不应该落单。”

“你这话什么意思?”刀疤男有些奇怪的问道,他突然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但是那感觉却极为强烈。而那感觉的源头却是地上的这个孩子。他越觉得不安,越是摸不着头脑,一咬牙,就准备动手,可是当他看到程智的眼睛的时候,突然一股心悸传来,接着,就觉得脑袋里如同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顿时疼得他大叫了起来,只是没叫出一声便已经一头栽倒在了旁边。刀疤男嬉皮笑脸的从那腰包里掏出了一大把魔晶石和几块魔晶核,对这位一脸大胡子,狰狞凶恶的男人说道:“老大,你看,这都是上好的水系魔晶石,至少值一万个金币。”

“哎呦,还是条大鱼。”强盗头子看到那些蓝色的带着荧光的魔晶石,顿时眼睛一亮,从刀疤男的手里抓起了几颗魔晶石,凑到眼前看了看,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不错不错。”说完,有朝被扔在甲板上,如同粽子一样的程智:“这小子这么有货,什么来头?”程智长吁一口气,他恢复了好一阵子,仅仅能够释放两三次精神力冲击的,所以之前根本没敢动手逃脱,因为他根本没有把握一下子对付一整船的强盗。没想到,这帮家伙还给了他一个落单的机会。看了看昏迷倒地的刀疤脸,程智接着又闭上了眼睛,只是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不一会,身边的地面上青光一闪,接着地面上一阵轻微颤抖之后,一个衣衫褴褛,手提一把破剑的僵尸钻了出来,正是程智的那个五级僵尸傀儡。前几天,这个五级的尸傀儡之前因为被那奇怪尸体身体上的保护罩反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一直在程智的亡灵空间之中休息恢复,不过大半张脸皮却是在撞击之中破损,所以,现在半张脸如带血的同骷髅一样狰狞可怕。还好,程智之前一直通过控制死亡之力,修补了这亡灵傀儡的主要伤势,现在进行一般的战斗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哼,你小子倒是挺懂事的吗。”刀疤男说着将程智扔在了地上,接着从腰间抽出了匕首,准备在程智的脖子上划一刀。“自称是个小贵族家的少爷,不过,老大你说过,一般的贵族家庭,怎么能拿得出这么多的魔晶石,那些乡下贵族都是土老抠。”程智长叙了一口气,因为精神力和身体的虚弱,他召唤亡灵傀儡极为费力,不过好歹这家伙总算是出来了,通过自己的灵魂碎片来进行控制的话,对于精神力的消耗并不算太大,程智立刻命令僵尸傀儡解开他的绳子,让自己从新获得自由。站起身来的程智晃了晃,差点又摔倒在地,急忙伸手拉住了尸傀儡,想了想,还是将地上这个刀疤脸先捆起来。程智本想立刻逃走,但是他现在可是一丝不挂的光着身子,看了看自己的模样,程智有些郁闷,他的衣服,那群强盗搜他身的时候,将衣服给扔掉了。而原本腰包里的那些魔晶石和魔晶核什么的都已经被强盗头子带走了。扭头看了看那半山腰上一片强盗的营寨,程智有些郁闷。现在实在是没有体力,别说爬山了,就是平地上走路他都直晃。

站在这土坡上倒是能看到江湾之中停着的那条船,船尾亮着火把,两个放哨的强盗正在吹牛打屁。“我跟你说,那一次我们打劫了一个商队,妈的,那里面有一个六级高手,杀了我们不少的兄弟,不过最后还是被老大咔的一刀给弄死了。”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强盗,正唾沫横飞的对身旁刚刚入伙不久的一个年轻的强盗讲述着他们过去的经历。

妈妈的朋友5另一个也是频频点头,但又一脸惊奇的说道:“那种药那么神奇?能一下子让人的力量膨胀好几倍?”“可是,炼金师要那么多女人干什么?”年轻的强盗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妈妈的朋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