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

类型:精选剧地区:埃塞俄比亚发布:2020-12-03

海峡两岸 剧情介绍

海峡两岸“且,海峡两岸小屁孩,海峡两岸娇生惯养的,从来没吃过苦吧?”亨特看着程智难受的模样,没心没肺的嘿嘿笑着,不过也不好让这孩子就这么饿着,于是身体一闪便消失不见了,不一会,也不知道他从那里找来了一根树枝,上面长满了红色的小果实,他将这个树枝递给了程智:“吃吧,山里红,挺好吃的,就是酸了点。”他最近总是有些困惑,因为越是修炼亡灵魔法,他就越觉得生命是如此的脆弱,而他有的时候开始表现的有些冷血。

程智点了点头,精神力沟通到蹲在一旁的肥仔,同时又连接到了那个黑色的空间,终于在一团灰光之中,肥仔消失了原地。程智用神识扫视了一下,发现体内多出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并不是指存在于他的心肝脾肺肾某处,而是属于他自己的,一种奇特的空间。而肥仔正蜷缩成一团,悬浮在那空间之中,一动不动。程智伸手接过了那一大根树枝,海峡两岸摘了上面的一个小果子,海峡两岸塞进了口中,顿时一股酸涩弥漫在了口腔之中,毕竟不是人工筛选种植出来的果实,纯粹的野果而已,味道自然是跟程智以往吃过的不同。但即便如此,比起刚才的那烤兔子肉来,也是好了太多了,已经饥饿难耐的程智立刻吃了起来,只是他吃东西的动作很是文雅,果子一颗一颗的摘下来,塞进嘴里,细嚼慢咽。这是只有贵族从小才能培养出来的行为气质。可是亨特显然很是不喜欢,他伸手在那树枝上面摘了几个红果子,一把全都扔进嘴里,大嚼了起来,然后又咬了一口自己的烤兔子。“记住,活着的东西是不能存放到这个空间之中的,否则,将被死亡法则的法则之力杀死。当然,活的东西也无法进入亡灵空间,会被死亡之力阻挡在空间之外。”

程智点了点头,接着又有些疑惑的问道:“那么这和空间戒指不是一样的了?您不是说空间戒指也不能装活的东西吗?”海瑟薇点了点头:“当然不一样,空间戒指里面可以存放各种东西,但是不能存放生物,这个生物既包括了活着的生物,也包括死亡之后,被死亡之力所复活机能的亡灵生物。而亡灵魔法师在亡灵空间之中则是既不能存放活着的生物,也不能放置物品。至于死去的生物尸体,也是不能放进去的。只有经过死亡之力复活过来的亡灵生物才能进入亡灵空间。”“亨特叔叔。你是魔法师吗?”程智看着亨特的样子,海峡两岸突然问道。

“魔法师?”亨特眨了眨眼睛,海峡两岸接着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斗气师。”说道这里,亨特很是自傲的拍了拍胸口:“我是圣域斗气师。”程智点了点头,但是又摇了摇头:“你说不能放物品,那你的那些骷髅兵手中的大刀长矛什么的,不是也不能放进去?”

“那些武器和装备都是亡灵生物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的。斗气师或者魔法师,会用斗气或者元素魔法的力量灌注他们的武器,让他们的武器发挥出更大的威力,但被灌注的力量拥有这些操纵者本身的属性,因此在他们死后,被变成亡灵的同时,他们的武器装备也都会被一同转化为亡灵生物的一部分。因此只有这样的物品才能够和亡灵生物一起进入亡灵空间。你看,我的那些骷髅兵,很多都是衣衫褴褛的模样,这就是他们生前平时对于身上那些穿戴物品灌注力量不均匀所造成的。只有那些被灌注过他们自身力量的部分才会被保留下来。其余的都消失了”海峡两岸“圣域?……生育……生驴?”程智皱着眉想了想却并不知道圣域到底是什么。“原来是这样。”程智点了点头,精神力再次集中到了那空间之中的肥仔身上。接着,按照海瑟薇之前教导他的方法,一个念头转动之间,地面之上出现了黑色的孔洞,一头亡灵黑熊从里面爬了出来。

“圣域!海峡两岸圣域!海峡两岸,生什么驴?”亨特被程智说的差点被兔子肉噎死,瞪着眼睛,看着这个小孩子:“圣域!人类的最强者,只有达到巅峰的强者,才能是圣域。算了,你太小,以后你就知道了。”“嗯,你掌握的很好。虽然现在你控制不了肥仔,不过等以后你精神力提高了,可以制造灵魂碎片的时候,就可以操控它了,现在需要的就是勤加练习,你对魔法掌握的越熟练,所消耗的精神力和亡灵之力就会越小。”海瑟薇说着伸了个懒腰,扭头看向了窗外:“亨特这个混蛋,竟然敲诈了那么多钱,哼,不行,得把那些钱要过来,不然这小子肯定跑去喝花酒。”说着,海瑟薇一转身离开了房间,只剩下了程智在那里不停地进行着修炼。

牛栏山的日子似乎又恢复了平静。那群跑到牛栏山,拽的二五八万的侯爵护卫,在战战兢兢的拿来了一万个金币之后就消失了。不久之后,有人发现了他们的尸体出现在了一个山谷之中。据说是那个侯爵派人下的手。那个侯爵替这些护卫拿的赔偿金,但是恼怒于这群家伙得罪了一个强大的高级斗气师,给自己惹了麻烦,所以将他们全都杀了。程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海峡两岸接着问道:海峡两岸“那您能教我吗?虽然我在斗气和魔法测试中都没有天赋,不过我真的会非常非常的努力。求你了,让我也成为圣域,这样,我就能给我父王和母亲报仇了。”

亨特拿着那笔钱还没高兴三分钟,那笔钱就被海瑟薇没收,说要给程智留着做老婆本。“报什么仇?小孩子家家的,海峡两岸别老想的那么偏激,海峡两岸咱们先不说你能不能修炼什么的,就是你报了仇,然后又能怎么样?哼。宫廷政治的那点烂事最恶心了。而且你母亲也不许你去报仇。听你妈妈的话。”说着,他揪下了一个果子塞进了程智的嘴里:“以后不要再提什么报仇之类的话。你妈妈让你活下来,不是想让你心中充满仇恨。”时间一天天过去,风霜雪雨,又过了一年。这对于普通的魔法师来说,三年时间从刚刚入门到二级顶峰已经是一个极快的速度,但是海瑟薇对此却并不怎么满意,他认为程智完全可以在三年之内达到四级亡灵魔法师的程度。

可是这可是在顺利的进入了一级和二级魔法师境界之后,到现在已经三年的时间里,程智的修为却卡在二级的顶峰整整一年的时间,丝毫没有进展。死亡之力在程智的身边不断的盘旋着,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气旋,随着那气旋的旋转越来越快,似乎一股强大的能量在不断的汇聚着。让人失望的,却是那气旋突然消失了。“呸,一群欺软怕硬的蠢货。”接着又看向了自己房子的方向。

程智看着亨特,海峡两岸好一会才点了点头:“哦。”“怎么?!又失败了?!真没用。”海瑟薇看着程智,不由得有些失望的说道。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次试图冲击三级的瓶颈了。可是很奇怪,程智的修为却丝毫没有进展。

程智睁开了眼睛,看着海瑟薇,有些委屈的说道:“老师,我……我已经尽力了。”亨特考虑了一下,海峡两岸看似轻描淡写的说道:“好,那就这样吧,两项加起来,你就赔……一……一万金币吧。”海瑟薇却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看你平时也挺用功的,怎么这三级的瓶颈就冲不过去了呢?唉,要是按照两年前你的修炼速度,你在三年中达到四级魔法师境界都没问题,可是现在……连三级魔法师的程度都达不到,真让人失望。”自从程智卡在这个瓶颈上一年多以来,海瑟薇没少发脾气。刚刚说的都算是轻的,要是赶上她的某个古怪周期,一顿胖揍都是免不了的了。

“噗……”那个六级战士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海峡两岸哆哆嗦嗦了老半天,海峡两岸突然眼睛一亮,先是左右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了身后的两个人身上,几乎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说道:“大人,事情是那两个家伙做的,让他们两个赔吧。我们都是被他们两个给骗来的。”其实三年达到二级的顶峰,或者说两年达到二级的顶峰,然后在这个阶段停留一年,在一般的魔法师层次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魔法修炼本就不易,更何况是对灵魂的淬炼,那就更难了。

可是,海瑟薇却是有别的打算。因为那件事情,他跟亨特不久就要离开这里,到时候,可就没有人能够对他进行教导了。而且他们一走可能就是十年,如果这段时间,程智进入了四级魔法师,却没有得到好的指导,未来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发展。海瑟薇着急自己的徒弟,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海瑟薇面色冰冷的看着程智说道:“去,罚你抄写灵魂修炼基础指导手册十遍。”“桑吉!海峡两岸你这个混蛋!海峡两岸”两个瞎眼的家伙听到六级战士的话,顿时暴跳如雷的大骂了起来:“我们可是说那小子有些邪门,别来找茬了,你非得说咱们后台硬,一定要抓那小子出来,弄死,立个娃样子的,让牛栏山的土鳖记住水不能惹的,你现在怎么把事情都推我们身上了!”“哦。”程智耷拉着脑袋,应到。接着垂头丧气的回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之中,在桌子上摊开纸笔开始写了起来。灵魂修炼基础指导手册是伟大的亡灵魔法师,海瑟薇,亲自编写的一本修炼亡灵魔法的入门书籍,洋洋洒洒数万字。而且都是用魔法文字书写的,就算一个不停的写,怕是也要写上一天一夜。不过程智却不敢不写,不然的话,海瑟薇还有好多办法收拾他,比如给他喂食带有病毒的蚯蚓,让他浑身上下长满毒疮,就连尿尿的时候都能疼得撕心裂肺的。类似的毒辣手段,这两年他可是没少挨过。正在抄写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了亨特的声音:“程智。”程智将笔放下,活动了一下手腕,这才来到窗边向院子里看去:“什么事,亨特叔叔?”

“去弄点吃的。”亨特叔叔躺在藤椅上,一脸懒散的说道:“快去吧。我跟你海瑟薇阿姨已经说好了。”“放屁!海峡两岸”六级战士桑吉也转会神来,海峡两岸指着两个家伙大声的骂道:“放屁,你们不是说是被人偷袭的吗?我还不是为了给你们讨公道?谁让你们还弄死了人家的吉祥物?活该弄瞎你们的狗眼。”

程智嗯了一声,知道这是亨特给自己说好话了,才让海瑟薇阿姨放过自己一码。亨特虽然看起来一副痞子模样,大大咧咧,懒懒散散,其实却是个极为细心的人。比如当初瓦力铁匠让他做白工,第二天却突然给了他工钱,程智后来才知道,亨特那天找上门把瓦力胖揍了一顿。看着这群人一下子狗咬狗了起来,海峡两岸亨特哈哈大笑:海峡两岸“哎呀,看看你们的样子。我不管你们到底是谁干的,谁赔钱,反正一个小时之内,把钱送来,不然,把你们全都弄死。别想着逃跑啊,就你们那速度,哼,在我眼里比王八快不了多少。敢逃跑,杀你们全家。”

牛栏山的人每个人对程智都极为友善,不仅仅是自己人缘好,可爱懂礼貌,更重要的是亨特早就挨个打过招呼,我侄子在你们这里打工可以,该怎么教怎么教,该怎么干怎么干,但是谁敢欺负程智,老子废了他全家。每次被海瑟薇惩罚的时候,亨特都会在背后给程智求情。真的当他是亲人一样。

程智从二楼跳了下来,这对于他来说跟走楼梯并没有什么区别,拎着个竹竿就朝院子外面跑了去。听到亨特的话,叫做桑吉的六级战士急忙转身,一副哈巴狗讨好主人一样的表情说道:“是的大人。我们这就去凑钱。”说着,一群人如同溜边的老鼠一样,贴着墙根,飞速的逃出了牛栏山。一直到程智已经跑没影了,海瑟薇才从房间里出来,一脸的不开心,要掐人一顿的样子。亨特立刻从藤椅上跳了起来,一脸谄媚的说道:“哎呀,小孩子嘛,老是罚他抄东西,会产生心理阴影的。”

程智的眼睛里透着冰冷,竹竿猛地向下一叉,那只野兔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但是已经晚了,正在它要蹬腿逃跑的时候,被程智的竹竿噗的一下子穿透了脑袋。“你懂什么?”海瑟薇翻了个白眼。但是过了一会却是叹了一口气:“咱们没多少时间,程智一直卡在二级顶峰,没有办法晋级,我能不着急吗。”“呸,一群欺软怕硬的蠢货。”接着又看向了自己房子的方向。

这时候,程智正在凝聚死亡之力,终于在噗的一声中程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孔洞,这个孔洞非常的突兀,纯黑的,就如同一片纸一样的薄,悬浮在那里。孔洞的周围却是闪着暗灰色的灵魂之力的能量光束,不停地旋转着。亨特轻轻拍了拍海瑟薇的双肩:“那也不是罚抄作业就能行的啊。再说,程智三年达到二级顶峰已经不错了,我知道的魔法师,在他这个岁数,还都在一级晃悠着呢。你这个小徒弟已经相当不错了。”“哼,你就惯着他吧。”海瑟薇翻了个白眼:“还有,程智卡在二级的瓶颈时间太长了,这有些奇怪啊。虽然魔法修炼远比斗气缓慢,但是二级到三级的瓶颈,应该没那么难以突破才对啊。他像现在的精神力已经强大的快要爆掉了,可是对于死亡之力的掌控却依旧没有丝毫进展。到底问题出在哪儿呢?你说吧,我这一年里,什么招数都试过了吧?用毒素激发潜力,用带有药水的针扎,用这个用那个的,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妈的,现在就差去神庙里祷告去了。”“滚!”海瑟薇翻了个白眼:“那群秃头死背背,求他们有个毛线的用。”

其实程智自己也非常郁闷。自从达到了二级顶峰之后,他就始终无法再进一步。每次突破到关键时刻的时候,就会突然像是感应不到死亡之力了似的。“现在将你的灵魂之注入到里面。”海瑟薇坐在程智的对面,表情冷漠的说道。

程智闭着眼睛,汗水滴滴答答的从额头落下,显然这是一件极为耗费精力的事情。但是按照海瑟薇的指引,程智将自己的灵魂之力全都向那个黑色的孔洞灌注了进去。随着他的灵魂之力灌注的越来越多,那个孔洞也变得越来越大。程智能够通过神识感应到,在那孔洞之内,一个椭圆形的空间也是在不断的扩大着。但是越是扩大,就越是吃力。终于程智大吼了一声,将所有的灵魂之力都倒入其中。接着,那黑色的古怪孔洞也猛地一缩,回到了程智的身体之中。程智整个人这时候已经像是从水缸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湿透,差点直接趴在了地上。用精神力扫描了一下,那个空洞里面的空间已经扩展到了足有十米的方圆。漫步在森林之中,程智一边走,一边沉思着自己的问题。可是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那你得先修一座死亡神殿才行。要不改天我陪你去光明神殿去试试?”亨特嘿嘿笑着说道。“好了,现在按照我之前告诉你的方法,将肥仔装进去把。”程智叹了一口气,找了快空地坐下,闭目凝神,再次进入了冥想的状态。自从肥仔死后,对他的触动很大,也真正的让他发自心底的愿意学习亡灵魔法了,可是修炼的速度反而慢了下来。虽然精神力一直在不断的增长,但是对于亡灵之力的控制,却始终停留在二级魔法的顶峰。亡灵魔法的升级是精神力与对亡灵之力的控制并进的,二者相辅相成,任何一样达不到标准,都无法升级。

他的神识不断的散开,因为精神力的强大,他一个二级的亡灵魔法师,神识却已经可以覆盖近两百米的范围,而且还极为清晰。这片区域的一花一树一草一木,全在他的神识笼罩之下,很快,他就用神识锁定了第一个目标。一只肥大的野兔,正在悠闲的啃食着一块植物根茎。

海峡两岸程智缓缓睁开了眼睛,接着拿起了竹竿,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长时间的锻炼然他对双腿的肌肉控制的非常好,走路的时候可以不发出一丝声响。他距离那只野兔越来越近了,精神力完全集中在了那只野兔身上,并且开始用精神力对那只野兔的灵魂进行影响,所以当程智距离野兔只有一米的时候,那只野兔竟然都没有察觉到,或者说,它的眼睛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景象,自动的将出现在眼前的程智当作了树木一样忽略掉了。程智看着鲜血咕咕的从兔子的脑壳中流出,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眼神依旧是那么冰冷,一直过了数秒钟之后,程智却是突然喘了一口气: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海峡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