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色背景图

类型:热播剧地区:爱沙尼亚发布:2021-01-16

纯色背景图 剧情介绍

纯色背景图经过了这一片森林,背景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裂谷之中,背景一条大河流经此地,在悬崖顶部形成了高大宽阔的瀑布,从高耸的断崖上落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蛮荒的山峰和岩石似乎从来没有人来过的样子,厚重中带着危险的感觉,让人肃然起敬。这个恐怖的僵尸看了看倒在面前的两个人,眼珠子动了动,接着,一个小小的人影从那可怕的僵尸后面走了出来,正是程智。程智的身体有些摇晃,走路都走不稳。冥想出来的精神力,现在几乎消耗一空。

程智小声的问道。玛雅分辨了一下方向,纯色接着朝众人挥了挥手,指了指一个方向,意思是告诉大家沿着断崖向南。那些麻袋之中立刻有人动了动,并且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似乎是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程智苦笑了一下,略一思考,判断了个大概,这些也许是被强盗绑架的人吧。不过现在他连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能救其他的人?想到这里,程智闭上了眼睛,让自己彻底放松,进行冥想。这条船沿着河道,顺流而下,终于在天黑之前进入了他们口中的繁星湖。众人会意,背景不声不响的跟在了玛雅的后面,背景只有程智仰着头多看了几眼这壮丽的奇景。那危险的感觉……程智突然皱了皱眉,不对,有危险。程智急忙加强了精神力搜索的力度,仔细的分辨着上千米范围内的一切,可是那危险到底在哪儿?他却说不上来。就觉得那危险似乎正在靠近他们。

程智皱着眉,纯色想要叫住玛雅,可是刚一张嘴:“玛雅……”“还好,一路平安无事,看来是我想多了。”强盗头子暗自松了一口气,接着嘿嘿冷笑道:“都给我麻利点,送完这趟肉票,我请你们喝酒。”

“好哦……”群贼顿时欢呼一声,更加卖力了起来。就在这时候,背景大地突然震动了起来。所有人都是一惊,急忙停下了脚步。那震动的幅度并不算大,但是十分清晰,就像是发生了地震。又绕过了几个小岛,终于在天黑的时候,在一处山峰环绕,地势险峻的山坳之中停了下来。船上也立刻有人拿起了火把,左右摇摆着。过了片刻,半山腰上,突然又出现了一个火把,有节奏的左右摇晃了起来。双方对了一下暗号,强盗的大船这才放下了跳板。

“不好,纯色小心地下!”“好了,把那几个肉票都给我从下面弄上来。”强盗头子,一声令下,手下们立刻行动了起来,拉开甲板上的盖门,进入了船舱之中。

不一会,一些强盗已经两人一个的扛着几个麻袋从船舱下走了上来,当然,最后一个则是被人如同拎包一样拎上来的程智,程智这时候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只是双眼微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一声巨响传来,背景大地突然再次抖动了起来,背景接着在他们前面不远处的地面上突然冲起了一个巨大的身躯。这身躯极为巨大,足有数层楼房那么高,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圆柱,从地下穿出,只是这圆柱并不是岩石构成,而是一层粗糙褶皱的皮肤。程智看着这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怪物,心中一惊,难怪刚才自己感觉到了危险,可是精神力扫描却找不到,原来在地下。只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立刻又有人将那些麻袋拆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一个个所谓的肉票。只见这几个人都是女人,多大年龄的都有,有年纪较大的老妪,也有年龄不大的少女,这些女人从麻袋之中被提了出来,一个个都是满脸惊恐的模样。程智被仍在了一旁,侧着脸,依旧是半眯着眼睛的样子,只是他的眼睛逐渐的睁大,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这里就是个普通的河湾,不过在半山腰上,似乎有几个木房子。程智眼睛微眯,纯色仔细的看着,纯色只见这个古怪的圆柱体高高扬起之后,顶部却是弯曲了下来,出现在程智眼睛里的是一个极为丑陋的圆形大嘴,里面满是锋利的牙齿,而且这牙齿并不是一排,而是数排牙齿,成圆形排列在这个圆形的大嘴之中。而那怪物也发出了一声咆哮。被绑架的这些女人大多姿色平平,不过那些强盗们却是一脸兴奋的样子,不停地大叫着:“我要干这个,我要干那个的。”有的则是凑到跟前在那两个女人身上伸手乱摸。

那强盗头子也不阻止,抱着肩,在一旁哈哈大笑,任凭这些手下们肆意妄为,好一会才喊道:“好了,别他妈玩了,就你们这群王八蛋,还干这个干那个的,这些女人都是献给卡斯利莫夫大人的。好了,把这些女人带到山上去。”几个强盗立刻将这些人腿上的绳子解开,连拉带扯的将这几个女人从地上弄了起来,然后如同赶羊一样的驱赶着他们朝半山腰那片房子走去。程智翻了翻眼皮,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的休息,几天的复写和颠簸让他现在是筋疲力尽,先不说饿不饿,最重要的是精神力消耗巨大。

“钻地龙!背景”玛雅大吼一声,背景说话的同时,一根箭矢已经从背后的箭壶之中抽出,搭在了她那把长弓之上,接着拉弓如满月,墨绿色的斗气爆发而出,萦绕在了手中的弓箭之上,而其他人也立刻收缩成战斗队形,成前前四中一,后儿二的队形,将魔法师保护在中间,而且,这群家伙自动而默契的将程智忽略在了一旁。“老大,这小子呢?”这时候那个刀疤男看了看脚底下的程智问道。老大拉布拉卡看了一眼程智,摇了摇头:“卡斯利莫夫大人只要女人。这是个男孩儿,用不上。而且这小东西病怏怏的,留在咱们这里也是浪费粮食,给他弄死算了,对了,远一点的弄,别污染了这里的水源。卡斯利莫夫大人有洁癖。”

“可是老秃子说这小子能卖给人贩子……。”那刀疤脸似乎是决的杀了程智有些可惜的说道。作为强盗头子,纯色他远比其他的手下更为谨慎,纯色这也是他称霸一方,成为名头很响的强盗的原因。不由得转头看向了河岸四周,这里四周十分开阔,自己的船又在江面上,若是被官兵困住的话,可是难以逃脱的。拉布拉卡翻了个白眼:“妈的,你个二货,最近赛特拉王国因为学生就要开学了,正在严打,人贩子那边早半个月就不收货了,怕惹麻烦。去年一伙人贩子想钱想疯了,弄了一个女孩准备买到草原当女奴,结果却是克罗地亚大公的亲侄女,结果那伙人贩子连同他们的一家老小几百人全都被皇家近卫军抓住,扒皮抽筋,挂在边境上,立了娃样子。现在这些人贩子都小心得很。”“嗯,好的。”听说不能将这小子卖了换钱,那刀疤男多少有些遗憾,一伸手将程智给拎了起来,朝一旁的树林走了去。

“大家戒备,背景这事情他妈的有点奇怪。”说着,背景那老大用脏兮兮的皮靴,踢了一下程智的脑袋:“先把这小子给我关起来,看看情况再说,妈的,要是真是有官兵埋伏,先弄死他祭旗。”那个老大似乎对之前被驱赶上山的那一群人更感兴趣,所以都没有多看一眼,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一起上了山。

刀疤男拎着程智,穿过了树林,走上了一个小土坡,在那土坡的后面则是一个大土坑。刀疤男得令,纯色一把拎起了地上的程智,纯色噔噔噔的跑到了甲板的下面,这种内河的大船甲板下面一般只有两层。刀疤男找了个只堆了几个麻袋的房间,将程智随手一丢便扔在了里面。“小子,就在这儿吧。呵呵。”“在这儿?”这时候程智突然开口说话了:“这里的确很不错,四周冷冷清清的,也没有个人,要是杀人灭口的话,这里的环境最好了。”“哼,你小子倒是挺懂事的吗。”刀疤男说着将程智扔在了地上,接着从腰间抽出了匕首,准备在程智的脖子上划一刀。

程智却是突然笑了起来:“我觉得,你其实也可以像我一样懂事,若是你和我一样懂事的话,你就不应该落单。”“小子,背景老实的给我呆着,不然他妈的弄死你。”刀疤男恶狠狠地说道,不过程智现在被捆得结结实实的,根本不用担心他能逃跑。

“你这话什么意思?”刀疤男有些奇怪的问道,他突然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但是那感觉却极为强烈。而那感觉的源头却是地上的这个孩子。他越觉得不安,越是摸不着头脑,一咬牙,就准备动手,可是当他看到程智的眼睛的时候,突然一股心悸传来,接着,就觉得脑袋里如同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顿时疼得他大叫了起来,只是没叫出一声便已经一头栽倒在了旁边。程智长吁一口气,他恢复了好一阵子,仅仅能够释放两三次精神力冲击的,所以之前根本没敢动手逃脱,因为他根本没有把握一下子对付一整船的强盗。没想到,这帮家伙还给了他一个落单的机会。看了看昏迷倒地的刀疤脸,程智接着又闭上了眼睛,只是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不一会,身边的地面上青光一闪,接着地面上一阵轻微颤抖之后,一个衣衫褴褛,手提一把破剑的僵尸钻了出来,正是程智的那个五级僵尸傀儡。前几天,这个五级的尸傀儡之前因为被那奇怪尸体身体上的保护罩反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一直在程智的亡灵空间之中休息恢复,不过大半张脸皮却是在撞击之中破损,所以,现在半张脸如带血的同骷髅一样狰狞可怕。还好,程智之前一直通过控制死亡之力,修补了这亡灵傀儡的主要伤势,现在进行一般的战斗倒是没有什么问题。程智一脸害怕的哼唧了一声,纯色缩了缩脖子,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

程智长叙了一口气,因为精神力和身体的虚弱,他召唤亡灵傀儡极为费力,不过好歹这家伙总算是出来了,通过自己的灵魂碎片来进行控制的话,对于精神力的消耗并不算太大,程智立刻命令僵尸傀儡解开他的绳子,让自己从新获得自由。站起身来的程智晃了晃,差点又摔倒在地,急忙伸手拉住了尸傀儡,想了想,还是将地上这个刀疤脸先捆起来。程智本想立刻逃走,但是他现在可是一丝不挂的光着身子,看了看自己的模样,程智有些郁闷,他的衣服,那群强盗搜他身的时候,将衣服给扔掉了。而原本腰包里的那些魔晶石和魔晶核什么的都已经被强盗头子带走了。扭头看了看那半山腰上一片强盗的营寨,程智有些郁闷。现在实在是没有体力,别说爬山了,就是平地上走路他都直晃。站在这土坡上倒是能看到江湾之中停着的那条船,船尾亮着火把,两个放哨的强盗正在吹牛打屁。

“我跟你说,那一次我们打劫了一个商队,妈的,那里面有一个六级高手,杀了我们不少的兄弟,不过最后还是被老大咔的一刀给弄死了。”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强盗,正唾沫横飞的对身旁刚刚入伙不久的一个年轻的强盗讲述着他们过去的经历。这时候,上面传来了盗贼老大的喊叫声:“大家都给我把眼睛瞪大,只要过了这片平原,就是繁星湖,只要到了那里,就算是有官兵埋伏也抓不到咱们,秃子,给我上桅杆顶上去,好好的给我放哨!巴尔,把那主帆给我拉满。”甲板上一片忙碌的声音。那个刀疤男也有些担心,看了一眼程智,便转身上了楼梯。另一个也是频频点头,但又一脸惊奇的说道:“那种药那么神奇?能一下子让人的力量膨胀好几倍?”“你懂什么?那可是炼金药物,高档货,你当然没见过。”年纪大一些的强盗翻了个白眼,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这里的主人可是一位十分厉害的炼金师。”

“你不是也听到了吗?”那个强盗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可是,炼金师要那么多女人干什么?”年轻的强盗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程智翻了翻眼皮,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的休息,几天的复写和颠簸让他现在是筋疲力尽,先不说饿不饿,最重要的是精神力消耗巨大。

程智的脑袋拱了拱,想要在麻袋上找个舒服一点的位置,好好休息一会,只要精神力恢复了,这些家伙应该都不是他的对手。“嘿嘿,谁知道呢。也不知道他那么老了,还中不中用。”那个年纪稍大的强盗边淫笑着说,边用手指扣着脚丫子。正在这时,大船的跳板发出了一声响动,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接着朝跳板的方向看了过去,可是却什么也没看到。“嗯,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踩了一下。难道是有人上船了?”

“你去看看。”年纪稍大一些的强盗推了推另一个人说道。想到这里,程智想要进入冥想状态,可是刚刚想要闭上眼睛,突然却感觉身后的麻袋动了一下,似乎有一只脚踹了他的后背一下子。程智有些纳闷,扭过身子,看了看,却看到那几个大麻袋似乎都在动。里面还发出了呜呜的哭声和呼吸声。

程智扭了扭身子,却是实在没力气坐起来,神识也极为虚弱,无法探知这麻袋里面到底是什么,但是他觉得里面应该都是人,这里有七八个麻袋,一个个都被捆得严严实实。“你咋不去呢?”

“你听到什么了吗?”“有人吗?麻袋里面有人吗?”年纪稍大强盗一瞪眼:“让你去你就去。”

“咱俩一起去。”另一个强盗撇着嘴,一副不情愿的模样。“且,胆小鬼,走,一起去。”年纪稍大的强盗推了一把同伴,接着两个人都站了起来,伸手拿起了放在旁边的砍刀。这黑灯瞎火的,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上了船。他们二人来到上船的跳板跟前,向下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纯色背景图“大惊小怪的。什么都没有。”年纪稍大的那个强盗,一副鄙视的模样看着身边的同伴。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转过了身,可是就在他们回过身的时候,却是看到一个可怕的东西站在他们身后,这是一个人,但是面目狰狞,凹陷的脸孔上,大半张脸皮都不翼而飞,露出了一个突兀的眼珠和白森森的牙齿,而肚子上更是有着一个巨大的窟窿,里面什么内脏都没有。这分明就是一具尸体,但是诡异的是这尸体却是站在那里,眼珠子还一动一动的看着他们,两个强盗先是一愣,接着顿时一股寒意从脚心一直冲上了他们的头顶。连头发都炸了起来,可是还不等他们两个喊叫,却突然觉得脑袋里面像是针扎了一下一样,他们来不及喊叫,便双腿一软,全都被吓得昏死了过去。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纯色背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