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委员

类型:高考剧地区:马拉维发布:2021-02-27

组织委员 剧情介绍

组织委员正在程智有些失神的想着问题,组织委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组织委腰间扎着围裙的侍者走了过来,十分礼貌而轻声细语的说道:“程智大师,您的茶凉了,请允许我去给您换一壶吧?”“强纳森?!”看到冲进来的人,艾迪不由得惊呼了起来。

大公爵又看了一眼地上被摔碎的头像,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正对他来说,那件拥有数百年历史,由某位大艺术家制作的石膏头像,也不过就是个摆设罢了,虽然有些心疼,倒也不会真的因为这点东西则被阿拉纳,或者说,他也清楚,责备阿拉纳根本毫无用处。那畜生脸皮厚的很。不过转头看到强纳森一脸兴奋,大公爵也是笑着说道:“你喜欢就好。有了这两把匕首的帮助,你获得冠军就多了一层把握。”程智虽然斌不是这里的常客,组织委但作为德尔玛商会少东家的好基友,这些侍从自然是不敢怠慢。奇怪的是,强纳森的脸色逐渐的阴沉了下来,接着一口气,身上的黑暗斗气猛然冒出,下一刻,他的身体猛地向侧面方向一冲,伴随着突然暴起的黑色雾气,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紧接着强纳森却是出现在了一个书柜跟前,同时手中的匕首已经刺入到了书柜的柜门之中。

“啊!”一声惨叫传来,柜门被强纳森戳出了两个口子的同时,竟然冒出了鲜血。强纳森的眼睛微眯,一转身,将两把匕首收回,同时快速的多闪开了喷溅出来的血液。程智勉强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组织委接着继续沉思了起来:“估计这一次怕是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或许可以用几个自己研究的辅助类亡灵魔法跟他交换。”

过了两分钟,组织委另一个侍者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上面一壶热茶,顺着壶口散发着淡淡的热气。大公爵也是被眼前这一幕弄的一呆。紧接着,柜门被里面的东西撞开,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从里面滚落了出来。他的脖子和肋下各有一个伤口,鲜血正不断的向外流淌。

大公爵有些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诧异的说道:“这个人是哪儿冒出来的?”程智一动不动,组织委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走过来的侍者。就在那侍者马上要将茶壶放在茶几上的时候,组织委突然侍者的手中黑光一闪,一把漆黑的匕首毫无征兆的朝程智刺了过来。“父亲,你还记得这个人吗?”强纳森一把抓起那个气若游丝的男人的头发,将他的脸对向了大公爵。

“嘭”的一声,组织委匕首狠狠地扎在了程智的身上,组织委奇怪的是匕首与程智身体接触的时候却传来了一声闷响,那侍者一惊,匕首上所带的黑暗斗气在此中程智胸膛的时候,巨大的爆发力搅动着气流撕碎了程智的魔法袍,仔细看去,却见刀尖扎在了一块白洁如同象牙一般的鳞甲上面。关键是,手中的匕首对于这鳞甲丝毫没有产生作用,甚至都没有在鳞甲上刺出哪怕一丝伤痕。“这人……”大公爵仔细辨认了一下,这才说道:“我想起来了,这个不是负责茶点的那个侍从吗?他在这儿干什么?你是怎么发现他的?”

“是阿拉纳发现的。”强纳森嘿嘿一笑的说道。同时指了指阿拉纳:“阿拉纳的耳朵灵得很,他听到这屋子里除了咱们两个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呼吸和心跳声。至于他为什么在这里。”强纳森笑了笑:“我看这家伙不是大王子那边的奸细,就是二王子派来的卧底。”程智翻了一下眼皮,组织委看向了那个侍者,组织委抿了抿嘴:“果然是一流杀手,直到出手之前都没有释放出一丝杀气。”说话间,一道道灰色的死亡之力以程智为中心,快速的扩散了开来,瞬间将程智和那个侍者包裹其中。

大公爵看了看地上出气多进气少的那个家伙,摇了摇头:“看来这帮家伙对我的监视还真是无孔不入啊。”侍者想要抽回手臂,组织委但一瞬间突然觉得脑海之中一阵难以言喻的刺痛传出,同时整个身体都僵硬的无法移动分毫。这个暗探的发现,也让大公爵更加警惕了起来。公爵府上下连侍从带护卫也有一两百人,难说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别人的耳目。让儿子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想法不由得更加坚定了几分。

强纳森将匕首收进了空间卡片,接着走到阿拉纳跟前,伸手拍了拍阿拉纳的脑袋:“干得不错,等回到萨宁,我给你买最好吃的烤全羊。”一听说有好吃的,阿拉纳顿时摇头晃脑了起来,这一动不要紧,又撞倒了旁边一个大花瓶。可是大公爵却是像没看见一样。似乎眼前这个有些丑陋的黑色怪物变得愈发迷人了起来。强纳森缓缓睁开眼睛,却看到匕首上面的火焰逐渐减弱,最终消散了开来。他伸出手,试探的在匕首上摸了一下,之前那种灼热感消失了,丝毫没有了烫手的感觉。

程智却是伸出一只手,组织委一把抓在了侍者的脸上,组织委轻轻一拉,一张假面皮从侍者的脸上剥离了下来,露出了原本的脸,那是一张苍白的女子的脸,眼神之中带着痛苦和惊恐。正是瑟琳娜。当晚,强纳森便和阿拉纳悄悄飞上了天空,凭借阿拉纳本身就是纯黑色的掩护,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公爵府,离开了德尔尼斯王城。德尔尼斯西部边境乌索斯山脉附近的原野再一次被白雪覆盖。虽然雪层并不厚实,但是却将所有的一切都染成了白色。

一匹骏马飞速的在道路上奔驰着,棕红色的战马硕大的鼻孔喷着热气,四蹄狂奔,马蹄在道路上留下了一长串规则的蹄印。可是战马上的骑士却依旧嫌慢。黑色的马鞭不停抽打着,口中大声喝道:“驾!”强纳森急忙将手收了回来,组织委黑暗斗气已经激发起了武器的附魔效果。强纳森咽了一口唾沫,组织委这武器的灵魂绑定并没有魔兽契约那样麻烦,在武器制作附魔的时候,灵魂绑定魔法阵便已经篆刻在了武器之中,随着那黑色烈焰燃起,一个黑色的魔法阵也从武器之中冒了出来,在匕首上面汇聚成型。就在战马即将越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突然嗖的一声,弓弦响起,一根黑色的精钢箭矢飞射战马上的骑士,措不及防下,那个骑士发出一声惨叫,箭矢巨大的力量,竟然将他直接从马上射了下来。轰的一声,骑士重重的摔倒在了雪地上。

强纳森之前只是听说过武器灵魂绑定,组织委不过他与阿拉纳进行过灵魂绑定,组织委所以倒也算是有些经验,急忙伸出手指,在匕首的刃口上一划,顿时锋利的刀刃便在强纳森的手指尖划出一道口子。一滴鲜血顿时从伤口中流淌出来,强纳森急忙将手放在魔法阵的正上方,将鲜血挤出,随着那一滴鲜血透过魔法阵落在匕首表面,强纳森顿时感觉到一股奇特的冲击涌入到了自己的脑海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询问自己,是否愿意与它融合在一起。战马嘶鸣一声,却并没有理会这个不停抽打自己的骑士,自顾自的继续向前狂奔,不一会就没了踪影。

又过了好一会,一个套着一层白布伪装斗篷的人,从树林边的雪堆之中钻了出来,他跑到那骑士跟前看了看,却见那骑士虽然被射中了心脏要害,但却并没有立刻断气。但是剧痛已经让他没有了一丝力气,只能静静的等待着生命彻底流失干净。骑士的眼睛动了动,看向了那个身穿白色斗篷的人,在那斗篷下面,是一身红色的铠甲,特别是铠甲边缘上的鳄鱼纹饰,说明了他的身份,骑士嘴唇微微动了动,好半天才攒足了力气说道:“塞班尼斯?!你们果然还是来了。”虽然那并不是真正的声音,组织委只是一种感觉,但强纳森却是毫不犹豫的赞同了那个意愿。顿时自己的灵魂深处就好像多了些什么东西一样。他是一名负责边境巡逻的骑兵,他们的骑兵小队在一个村庄里,得到当地村民的报告,说看到一支数千人的军队从山脉之中走了出来,而且这些人武器精良,行动有素。根据村民们的描述,巡逻骑兵的小队长认为很有可能是一支山脉之中的大势力土匪,带人越境劫掠。但是有人认为是乌索斯山脉另一边的塞班尼斯的军队潜入到了这里。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极为严重的事情,巡逻小队的队长立刻命令手下的骑士前往最近的约瑟城通报消息。只是这个骑士却没料到,有人会在这里埋伏他。

“你们懦弱而愚蠢的两个王子,这么久了都没有稳定住国家的局势。哼哼,还是让我们伟大的塞班尼斯国王陛下来统治这片领土吧。”花园之中,组织委刚刚想要睡一觉的阿拉纳突然感觉到灵魂深处传来一阵震颤,组织委虽然这震颤并不强烈,但阿拉纳还是警觉地一翻身,从它柔软舒适的草窝之中爬了起来,略一感应了一下,便朝强纳森所在的地方窜了过去,不过三两下,他已经窜到了大公爵书房的外面。硕大的脑袋顶开了书房的窗子,将脑袋谈了进来,顿时那硕大的闹大将窗台附近摆放的花盆,雕塑全都给撞倒了,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响声。不过阿拉纳却毫不在意那些摔碎的工艺品,只是好奇的看着强纳森。

说话间,那个弓箭手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用力在骑士脖子上一抹,顿时鲜血飞溅,骑士双眼一番,失去了生命。决赛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因为是校内的最后一场比赛,所以根据以往的传统,学校会在决赛日停止所有课程,让学生名前往大竞技场观看比赛。突然出现的阿拉纳倒是把大公爵吓了一跳。特别是在看到一个石膏头像摔的粉碎的时候,组织委顿时气的跳了起来:“阿拉纳,你在干什么?”

程智,艾迪,希尔,整理好了装备,在休息室中等待着。博尔娜盘膝坐在地上,口中喃喃念叨着古老的咒语,一翻手,手中的龟壳朝下,噼里啪啦的落下了一些老鼠骨头,螃蟹爪子之类的东西。博尔娜看了看落在地上的那些东西形成的图形,微微一皱眉:“程智,我……”

“怎么了?”程智将目光从窗口收了回来,扭头看向了博尔娜。魔兽的世界可没有什么长幼尊卑,即便大公爵是强纳森的父亲,阿拉纳却也是不会顾忌什么的,他瞥了大公爵一眼,便毫不在意的将脑袋转向了强纳森。似乎再问:“你手里拿的什么呀?”博尔娜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淡淡的说道:“我占卜了一下。你今天会战败。”“喂。”希尔听到博尔娜的话,顿时跳了起来:“博尔娜,你可别瞎说啊。程智怎么可能会战败?咱们的实力可是不弱的。你不能胡说八道啊。”

紧随其后的艾迪也急忙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的说道:“程智,你干嘛?”程智可是队伍的核心,若是程智战败了,他们几个就更不用说了。强纳森缓缓睁开眼睛,却看到匕首上面的火焰逐渐减弱,最终消散了开来。他伸出手,试探的在匕首上摸了一下,之前那种灼热感消失了,丝毫没有了烫手的感觉。

强纳森见状心中一喜,接着抓起了两把匕首,就在他握紧匕首的时候,就好像在他的心里,脑海之中打开了一扇门,似乎那扇门之中可以存放东西一样。博尔娜却是表情平静:“占卜结果就是这样。”说到这儿,博尔娜又摇了摇头:“很奇怪的预示。这次比赛很危险,但是却有着转机。只是程智的结果似乎并不好。”艾迪都快急出尿来了似的,不停的跺着脚:“哎呦,够了够了,博尔娜,求你了,别神神叨叨的了好不好。你那占卜术不灵的。上周日你说我会交桃花运,结果却是被下城区一个疯老太婆追了三条街。”程智看着艾迪的模样,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胜败乃兵家常事,再说,加德纳小队本就是数一数二的强队。输给他们也不丢人。”

“喂喂喂,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呀?”艾迪翻着白眼,在程智的肩头锤了一拳:“以你死神的实力,我们可是都清楚,就算我们几个全都阵亡了,最终获胜的也一定是你。诶……呸呸呸,我这臭嘴说什么呢。咱们能赢,一定能赢。”“果然是真的,灵魂绑定武器可以存放使用者的技能。”强纳森仔细的感觉着手中的匕首,好一会才一脸兴奋的睁开了眼睛,接着,他浑身黑色斗气涌动,肉眼可见的,那些黑色的斗气按照某种奇特的规律脱离了强纳森的身体,接着形成一道道长短不一的曲线,又被双手上的匕首吸收了进去。

强纳森挥动了两下匕首,顿时两道乌光闪现而出。外面,竞技场的看台上已经座无虚席。学生们老师们,纷纷交头接耳着,议论着全金属小队和加德纳小队,哪一个小队更强,哪个小队能够最终获胜。

上周日的时候,艾迪的确让博尔娜帮忙不算了一下运气,结果博尔娜说他会被一个女性疯狂追求(因为博尔娜是草原人,神圣联盟通用语中有些词汇弄混淆了。她说的追求其实是追逐的意思)。艾迪还以为自己桃花运来了,出去闲逛了一圈,结果因为不小心撞翻了一个老太婆的咸菜罐,被那老太婆拎着擀面杖追打了半天。“不错不错,用起来真顺手。”强纳森就像是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拿着两把匕首,一脸的兴奋之色。裁判老师看了看时间,当时钟指向十点整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说道:“三强争霸赛雷洛学院预选赛最后一场比赛,即将开始,现在,有请比赛小队入场。”

看台上顿时爆发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听着那震撼而躁动的掌声还有此起彼伏的欢呼声,程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们上场吧。”

组织委员说着便要迈步走出去。可是前脚刚迈出门口,却是身体一下子停住了。程智没有回答,却是扭头看向了休息室另一边的门口,那里通往竞技场的外面。正在艾迪等人有些不解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色皮甲的少年却是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组织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