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类型:爱看剧地区:巴西发布:2021-03-03

我的母亲 剧情介绍

我的母亲虽然斗气的攻击范围不如魔法,母亲但是威力却也是极大,开碑裂石不在话下。程智收拾了一下心情,从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只是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二十万!”就在这时,程智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号牌。莱德落地的时候略显狼狈,母亲但是一翻身便站了起来,母亲莫卡尔也是将脚从地缝之中抽了出来,二人对视一眼,刚刚的一番交手,二人都使用出了自己得意的斗气技,但都没有真的奈何的了对方,所以又要动手。不过程智却是摇了摇头,这两个人都是用了斗气技,显然是有死拼到底的打算了。“二十万!……”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程智这边。这个少年似乎对那张画志在必得啊。

“二十万?这小子……”希尔听到程智加价到二十万,顿时再次朝程智看去,一脸不服气的说道:“二十五万!”希尔的话音未落,程智却是再次喊道:“三十万!”但这时候,母亲却有一个如同炸雷的声音猛然爆响在二人的耳中:“你们两个住手!”

听到呵斥声,母亲莫卡尔和莱德还有些不服气,母亲可是一回头,却都是一缩脖子。只见一个如同黑塔一样大的壮汉分开了人群走了过来。几乎同时的恭敬说道:“安德玛教官。”远处的程智微微眯着眼睛,通过观察灵魂,程智立刻就看出了这个教官是个七级的斗气战士。绝大多数的武者和魔法师,终其一生,最多也就是六级的等级程度,因为六级到七级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虽然具体是什么让进阶七级那么难,程智并不清楚,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四级魔法师。但只要达到七级,那实力便会以一个近乎夸张的程度增长。学校之中的老师又相当一部分都是六级的,不过七级八级的老师却也有很多,这也是比一般的学院要强得多的地方。“三十五万!”

“五十万!”不光莱德和莫卡尔他们两个表现的恭敬,母亲其他的斗气学院学生也都十分恭敬的低头行礼。“你!”

“你们两个闹够了吧?”这位安德玛教官看了看二人:母亲“大操场上训练的时候可以进行比斗。你们两个打架我是不会过问的。不过你们两个破坏了学校设施。”说着用脚尖点了点地面上刚才被莱德劈砍出来的裂缝:母亲“现在立刻将这道裂缝填平,用石撵夯实。”希尔一副抓狂模样的看着程智,大声喊道。从小到大,就没有人能够如此忤逆她,这个程智,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他作对,实在是太可恶了。他似乎看到了那少年正他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一脸鄙视的挖着鼻孔的样子。

“啊!气死我了,一……!唔……”还不等喊出一百万的数字,安琪儿已经一把按住了希尔的下巴:“你再干什么啊?”两个学生全都是一脸不情愿,母亲不过却不敢吱声,只是点头称是,便各自去区工具。

希尔一把拍开安琪儿的手:“啊呀,咬早色凑啦。”学生们见没有了战斗,母亲便也就散开各自进行训练去了。听着含糊不清的发音,安琪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希尔是在说咬到舌头了。不由得也觉得有些失礼,但还是开口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希尔闭着嘴缓了缓还有些疼痛的舌头,这才说道:“你别管,总之不能让那小子得到那张画。”说着,希尔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号牌:“一百万!”清脆的声音回荡在了拍卖场之中,接着就是一阵寂静。“哼,不喜欢。”希尔再次翻了个白眼,扭头对旁边的安琪儿说道:“这幅画是那个小子想要的。哼,我就不让他得到。”

安德玛教官却是左右看了看,母亲大声说道:母亲“再过一阵子,就是预选赛了,到时候有的是你们动手的机会,现在都好好的给我训练。”说着,这位安德玛教官,背着手,昂着头,大步的走出了训练场,边走还边说:“妈的,每年到这时候,这群小子就跟一群发了情的野猫一样好斗。”一百万?程智瞪圆了眼睛,看着上面的那个蓝发女孩,想了想,最后却是摇了摇头:“父亲的画能卖到一百万金币,也算是对他的一种肯定把。算了。”艾迪眼睛一亮:“什么,那是你父亲的画?唐斯拜林?程智拜林?哦……难道你……”

“唐斯拜林是五的父亲。画上面的是我母亲。……好了,别说这个了。”程智摇了摇头:“既然她喜欢,就让她拿去好了。”母亲“希尔公主殿下?难道这位公主是喜欢这幅画?没听说她对油画艺术有什么兴趣的啊?”一百万的天价,程智可没有那么多的财富,虽然卖空间卡片赚了一些钱,但是还远达不到一百万。“可是,这是你父亲的遗物啊。”艾迪瞪大了眼睛说道:“没关系,不就一百万吗?我出。”

希尔的突然加价也让贝尔格吓了一跳,母亲急忙手一收,母亲将锤子放倒了一边,大声说道:“原来是我们美丽可爱,万人敬仰的希尔公主。希尔公主加价到了十五万。看来希尔公主也是一位真正懂得艺术的人啊。”“不。不用。”程智却坚定的摇了摇头。缺钱只是一方面原因而已,其实当他冷静下来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恐惧那幅画,似乎如果那幅画落在自己的手里,他就会被思念亲人的情绪所缠绕。似乎如果真的得到了那幅画,他会什么也不做的,就那样沉浸在对过去的悲伤之中,每天盯着那幅画发呆。这种感觉很荒谬,却又真的存在于他的心中。如果他真的得到了那幅画,或许真的就会那样吧。

程智伸手搓了搓脸,抬头看向了三楼,不由得有有些好奇,那个公主不知道到底发什么疯,非要跟他争抢这幅画。听到了贝尔格的恭维,母亲希尔顿时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谁欣赏那破油画了。”“哼。”希尔得意的看着程智不再加价,心中涌起一股极为得意的感觉。可是冷静下来,却发现,自己竟然是当了冤大头。一百万金币买一张画?顿时更加恼怒了。“真是气死我了。”看着没事自己给自己找气受的希尔,安琪儿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加价也不是这么个加法啊。”其实希尔自己也没想到,这家伙真的是一点都不让着自己。往常她也参加过几次拍卖会,只要自己看中的东西,随便拍一个价格稍微高一点的价格,体现一下皇家威严,一般就不会再有人跟她争抢了。所以这次跟程智抢夺这油画,丝毫没有顾忌别的事情。

一百万一次!说着,母亲她的眼睛看向了二楼角落里包房边缘站着的程智。

一百万两次!希尔看着那贝尔格抬起了木槌,不由得又看向了程智,一副尿急的样子跺着脚,低声嘀咕道:“你倒是加价呀,你加呀,你加我绝对不跟你抢。让你当冤大头。”程智这时候也是朝他这边看了过来,母亲四目对视之下,希尔做了个很是挑衅的表情。

一百万三次!成交!

嘭的一声,木槌落在了桌面的响板上,发出一声脆响。在希尔的旁边,一个一头金色长发的可爱女孩,正是希尔的好友,安琪儿,一脸好奇的朝希尔问道:“希尔,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很喜欢这幅油画?”到最后,那程智竟然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让希尔顿时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挫败感。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不一会,便有侍者将那幅画抬到了三楼包厢之中。

“哼,你要不收也好。来人,把它给我烧了。”希尔大声的对身后的侍从吩咐道“希尔公主殿下,您的画送来了。”送画的侍者一脸谄媚的对希尔说道。却被希尔恶狠狠的一眼瞪了回去:“出去,都给我出去!”“哼,不喜欢。”希尔再次翻了个白眼,扭头对旁边的安琪儿说道:“这幅画是那个小子想要的。哼,我就不让他得到。”

“你在说什么啊?”安琪儿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你在跟谁赌气吗?”那侍者被公主骂的一缩脖子,急忙退了出去。不过公主的随从却也是跟着走了出去。虽然希尔公主在赌气,但是油画的钱还是要给的。希尔公主坐在宽大的座椅上,气得跟个小青蛙是的,两腮鼓胀,满脸通红,除了自己的好友安琪儿,其他人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怎么了?希尔,你没事吧?”看着希尔的样子,安琪儿有些担心的问道。

“哎,别提了。我一下子花了这么多钱,父王一定会很生气的。”任性的公主殿下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安琪儿却忍不住捂嘴偷笑:“活该。”说着她扭头看向了就摆在旁边的那幅《初夏》。“哼,就是那小子。”希尔说着朝二楼扬了扬下巴:“看到没有,就是那边那小子。哼,上次我向他要空间卡片他都不给我。哼。”

“空间卡片?”安琪儿有些奇怪的看向了那边,顿时眼睛一亮:“哦,那不是那个炼金师分院的程智吗?”“不过这幅画真的很不错。”安琪儿仔细的看着:“这幅画的意境很美。只有最为纯净的爱慕才会让一个男孩这样去欣赏一个女孩。你看他甚至在女孩的眼睛里倒影着自己的模样。这样细腻的画工和心思是没有人比得了的。”

气了好半天,希尔突然又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身子一缩,瘫软了下来。“哦?你还记得他的名字。这个程智什么的,最讨厌了。哼。”希尔说着一扭头,做出了一个十分不屑的表情。“哦?你倒是挺懂的嘛。”

“唐斯拜林陛下是一位杰出的画师,可惜他的命运却让他不得不成为国王,这是他最痛苦的事情。为了国家,他放弃了自由,放弃了梦想。可是到最后,他对人民的仁慈换来了人民对他的冷漠,他对大臣的宽容换来了大臣对他的背叛。最终落了个葬身火海的命运。他的妻儿最终也是下落不明。”“哼。慈不掌兵仁不掌权,画匠就是画匠,活该被人推翻了政权。”希尔翻着白眼说道,接着看向了正在欣赏画作的安琪儿:“你喜欢啊,你喜欢就送给你好了。”

我的母亲“这……太贵重了。我可不能收。”安琪儿顿时将这幅画抱在了怀中:“别,烧了它干嘛?”说着又扭头看向了那些侍者,一眼将他们都给瞪了回去:“这幅画我收下了。哼。”说着一翻手,拿出了一张黄金空间卡片,将这幅画收到了里面。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