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保重

类型:原创剧地区:玻利维亚发布:2021-02-27

皇帝保重 剧情介绍

皇帝保重就连斯坦雷加尔也瞪大了眼睛。不过他反应也快,皇帝保重一侧身躲过了刺过来的长矛,皇帝保重同时一把抓住了骸骨长矛,一用力想要夺过来。程智觉得手上一紧,同时发力争抢,只听咔的一声,骸骨长矛竟然直接被两个人给折断了。程智也没想到这骨矛这么脆,稍一用力就给掰断了,急忙后撤了两步。众人下了山坡,又朝另一边转了个圈,这里就是萨宁最大的购物街了。如果说之前在学校门口的那些地摊集市热闹,那么这里则可以用繁华来形容。这里是萨宁最大的购物街,因为沿着山体的缓坡修建,全长足有五公里。道路两边全都是修建的极为规整的青石房子,一家家店铺琳琅满目。来自大陆各地的商人,操着不同地方的口音,大声的叫卖,招揽顾客。所出售的商品自然也不是那些路边摊所能够比拟的。

制作魔法阵同样消耗大量的精神力,以至于他所绘制的精神力防御结界,经常闪烁报警。实在是太困了的时候,程智就直接坐在地上冥想恢复。“你这破玩具真脆。”斯坦雷加尔很是不屑的看了看手中半截长矛,皇帝保重接着随意的扔在了地上。看到程智废寝忘食的样子,宿舍里其他的三个孩子都有些傻眼了,这天,看到程智又从图书馆借阅来一大批书籍,将自己的脑袋埋入了书堆之中,艾迪有些担心的拍了拍程智:“程智,休息一会吧。你这阵子……都快没人样了。”

程智从书堆里抽出了脑袋,只见现在的程智,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双眼布满血丝,眼圈发黑,一副极为邋遢的模样。程智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哈…………没事,我还好。哎,魔法阵已经研究出一些眉目了。果然是一门可以被独立成学的学科啊。真是复杂。”皇帝保重而程智看着斯坦雷加尔却是淡淡说道:“骨头是绝缘的。”

骨头的确是绝缘的,皇帝保重雷电虽然能够对骸骨生物造成伤害,皇帝保重却仅仅是伤害到了链接这些骸骨的死亡之力。斯坦额雷加尔刚刚用雷电攻击程智,程智却是用骸骨制作的盾牌来进行抵挡,虽然被击中后会有雷电的轻微爆炸效果却不至于破坏盾牌,而那骸骨长矛也是骨质武器,同样不会导电,所以才会轻易穿过雷电护盾魔法防御。不过骸骨长矛的确是变脆了,这也是程智刚刚想明白的,虽然它不导电,但是上面附着的亡灵之力在穿过雷电护盾的时候被护盾上的能量给消耗掉了,所以骸骨长矛变成了一根普通的合成骨头,甚至还不如一根普通的腿骨结实,他们两个都是力量极大的家伙,一用力自然就掰断了。“你是亡灵魔法师啊,这样做不是在荒废时间吗?”艾迪有些愤怒的说道:“你看你,就连原本的亡灵魔法都不去修炼了,天天就是摆弄你的符文和魔法阵,这样下去,你会垮掉的啊。”

看到艾迪的样子,程智心中有些感动,但急忙摇头说道:“不会不会。放心吧,亡灵魔法的修炼我从来没有落下过。只是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一些。”就在这时候,皇帝保重肥仔释放的魔法,皇帝保重圣光审判突然停止了下来,它身上蓄积的魔力已经全都用完了。顿时天空中的雷电失去了圣光魔法的阻碍,直劈向了肥仔,只听卡拉拉的一声巨响,肥仔被粗大的闪电击中,发出一阵闪光。雷电的袭击是非常快的。当雷光消失的时候,肥仔被炸得浑身焦黑。不过,肥仔抖了抖身上被烧成灰的毛,接着大摇大摆的跑到了一边。阿伯尔粘液的强大,即便是雷电也无法对它的身体造成伤害。说着,程智从书桌上抽出了一张纸,上面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和连线。程智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越是疯狂地去研究这些魔法阵和符文,对于自己的精神力增长效果就越好。他最近一段时间精神力增长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斯坦雷加尔扫视了一眼远处的肥仔,皇帝保重接着扭头看向了程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你说,骨头是绝缘的?那你看看这样的闪电怎么样?”“这是……魔法阵?”

“恩,没错。”程智用力的点了点头:“快要有眉目了。”说着程智指了指在这个魔法阵最中心的符文:“你看,这是我制作的那个符文。就是一碰就燃烧的那个。这周围是我为我的符文专门研究的防护魔法阵,用来平衡其中的力量的,现在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完成了。”顿时斯坦雷加尔的手猛然一指,皇帝保重一道道粗大的闪电顿时朝程智劈了下来。

一看到这复杂的魔法阵和符文,艾迪就觉得脑袋疼,急忙扭过头闭上了眼睛:“哎呀,好啦好啦。你厉害行了吧。”程智急忙举盾阻挡,皇帝保重不过电虽然不能穿过骨头,皇帝保重但是雷电魔法却附带有燃爆属性,每一道闪电击中程智的骸骨盾牌,都将盾牌削弱一些。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程智也是暗叫不好。斯坦雷加尔看着被炸得坑坑洼洼的骸骨盾牌,顿时大笑了一声,接着双手高举,集中那乌云之中所有的力量猛然砸了下去,只听咔的一声巨响,一道极为粗大的雷电劈下,顿时擂台上青色的光芒乍现了开来。自从想到用魔发着呢来平衡符文上的力量,程智就开始了这种没日没夜的研究,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几乎学完了别人要两三年才能学完的魔法阵知识。并且结合了这魔法阵知识,将自己的符文页融汇了进去,这可就不是简单的学习了,而是真正的研究和创造。

强纳森这时候却是拿过来一个密封好了的小铁罐,啪嗒一声,放在了程智的桌子上:“好了好了,我从食堂给你带了一碗热粥。你趁热快喝了吧。”现在已经是深冬季节了,赛特拉虽然地处大陆南部,但是这冬天也不太好过。程智用力的搓了搓有些冻僵的双手,回头看了一眼强纳森:“谢了兄弟。”这阵子他一直废寝忘食的研究魔法阵,的确是饮食没有规律,经常忘记吃饭。所以一闻到这肉粥的香味,肚子立刻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先开铁罐的盖子,程智直接将铁罐捧了起来,就这样喝了下去。顿时觉得肚子里面暖洋洋的,舒服多了。程智又仰着头,朝天上看了一会,这才继续朝宿舍走了回去。

当光芒散去,皇帝保重擂台上一片焦黑,却见在斯坦雷加尔的面前出现了一座骸骨堆积的小山。“额,冻死我了。”这时候,旁边的卡普却是用力的搓着双手:“哎,给我也留一口呗。”人家强纳森似乎就没有受到这寒冬的影响。不过奇怪的是,卡普却是经常会冻得哆里哆嗦的。

“喂喂喂,卡普,你不是说你是维京人吗?”艾迪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说你们那儿一年里面有半年在下雪吗?不是说尿尿都能冻成冰柱吗?你不是说你还冬泳呢嘛?怎么这么怕冷。”“什么?雷洛学院幽灵?”那个男生左右看了看,皇帝保重却在没发现那个人,不由得挠了挠头问道:“什么幽灵?”“切,你们懂什么。我们那儿才是真正的冷,这里,哼哼。”卡普咧着大嘴,哼唧了两声,接着不屑的表情又垮了下来:“这里冷的和我们那儿冷的不一样啊。我们那儿是干冷,这里是阴冷而且是又潮又冷。妈的,我们家那边的冷是物理攻击,这边的冷是魔法伤害啊,带穿透的。要不是我斗气凝厚,早就被冻感冒了。”程智也是笑了笑:“我的家乡在斯戈尔,那里一年四季分明,冬天也会下雪冻冰。我们那里的冬天就和这里不一样,这里的冬天的确是阴冷潮湿。这种冷是刺骨的冷。”

“哼。”那女孩有些后怕,皇帝保重又有些气恼的说道:皇帝保重“据说雷洛学院之中有一个幽灵,经常会出现在学院的女子宿舍区。据说很多女生都无意之中看到过一个灰白色的幽灵,在她们身边一闪而过。可是在看过去就立刻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据说那幽灵出现在女生公共浴室的次数是最多的,可是谁都无法抓到这个幽灵。而且这传说在女子宿舍中已经流传了好几百年了。我入学的时候听学姐们说过,不过所有人都觉得那是吓唬新生的鬼故事。”强纳森躺倒在了床铺上:“我的家乡在南部的德尔尼斯王国,和这里气候差不多。不知不觉得离开家已经四个多月了,我还是第一次离开家这么久呢。”

“哼,谁不是。”卡普咧着大嘴:“我离开家已经快一年了。维京帝国离这里太远,而且中间要两次穿越落日山脉。光是来的路上就用了四个多月呢。我可是走着来的。估计要等毕业以后才能回家吧。”说到这里,皇帝保重那女孩已经是脸色苍白。“哦?你那一堆健身器材都是一路扛过来的?啊,畜生就是畜生,真有劲。”艾迪一脸惊诧的说道。接着,艾迪突然眼睛一亮“哎,明天是星期日,又是冬节,我们一起到城里去玩玩吧。”“冬节?”卡普有些疑惑的问道。“冬节你都不知道?”艾迪一副看到稀有动物一样的目光看着卡普,不过转念一想便也就明白了:“哦,对了,你们维京帝国的节气和这里不一样。冬节是元素联盟国家的一个小节气,是冬天最冷的一天,这一天,联盟国家的人会吃一些用特质香料制作的煮肉和煮菜。很好吃的。绝对能吃的你热汗淋漓。”

卡普翻了个白眼:“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火堆和一只烤全羊。妈的,学院的食堂简直就是地狱。”朝这边走过来的程智也听到了那女生的话,皇帝保重可是这时候,皇帝保重程智的心里却是回荡着另一个声音:“好厉害的偷窥狂。”程智砸了咂嘴,不由得一阵无语,这个人刚刚释放出了一丝气息却是程智极为熟悉的,在亨特和海瑟薇身上他都感觉到过,这家伙,竟然是圣域强者。

提到学院的食堂,众人立刻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全都垂头丧气了起来。学院的食物实在是太难吃了。可惜的是,外面的食物是不允许带进来的。每次假日的时候,学院门口都有检查,偷偷揣两块饼干,揣点牛肉干什么的小东西,虽然不会被发现,但是带的多了,肯定露馅。而学院之中的学生们大多都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一点点的零食哪里够吃啊。“程智,明天你也休息一天吧。人不能这样老是绷着,会出问题的。”艾迪推了推程智的肩膀说道:“总之明天,不准在画你那些魔法阵了。”偷窥狂?莫非是亨特叔叔?不对啊,皇帝保重现在有海瑟薇阿姨管着,皇帝保重他就是有贼心也没有那贼胆啊。程智低着头,边走边想着:“而且那个人是使用的风元素,亨特叔叔是专精火元素的斗气圣域,恩,应该不是一个人。只是这个人的灵魂波动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在什么时候遇到过呢?”程智心中疑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恩,就是,明天休息一天吧。”卡普和强纳森也劝说道:“正好我们小队,明天也休息一天,为大赛做准备。”“哦?你们小队?”程智楞了一下,这才隐约想起,卡普他们每天从早到晚的进行团队配合的训练。可是这阵子他一直忙着研究魔法阵,也没有多问他们这件事。

“好吧好吧。”程智揉了揉脸答应了下来。这阵子的确是疯狂了一点。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研究魔法阵上。不过这也不管他什么事,只希望那幽灵不要找自己的麻烦就好。不过现在这魔法阵已经研究的差不多了,估计再过一会就可以将整个魔法阵构图全都完成。明天休息一天好了。想到这里,程智又开始绘制了起来。

或许小女孩那害怕的样子太可怜,程智下意识的松开了自己的手,却见那小女孩一转身,嗖的就挤进了人群,因为个子瘦小,几乎瞬间就不见了。第二天一早,众人早早地起床洗漱完毕,接着勾肩搭背的走出了宿舍。外面正下着蒙蒙细雨,细的就好像是晨雾,可是落在身上却会凝结出水珠。四人呼吸了一口带着潮湿气味的空气,不由得都哆嗦了一下。这倒霉天气,好端端的一个冬日节竟然还赶上了下雨。不过四个人还是大步的朝学校外走了去。程智又仰着头,朝天上看了一会,这才继续朝宿舍走了回去。

之后的日子里,那个突然出现的所谓幽灵早已经被程智抛在了脑后。他竟然疯狂地研究起了魔法阵学科。今天是冬日节,加上又是学院休息的星期天,街面上很是热闹。抓住星期日,赚学生钱的小商贩们已经占领了学院外的广场。到处都是摆地摊的。萨宁的地理位置和特殊的政治地位,让这里成为了一个商贸集散地,来自大陆各地的特产都会出现在这里。而每个星期日,因为萨宁的大量学生拥有极强的购买力,所以在这里都会出现一个临时集市。学院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之学院门口必须留出一条宽敞的同道,至于其他的位置,就不管了,任凭那些小商贩来摆摊。同样也因为学院的强势,没有哪个地痞无赖会跑到这里收保护费,骚扰商家,每到节假日学校放假休息的时候,这里总是极为热闹。不少萨宁的本地人也会到这里来逛一逛,这样,这里的人就更多了。程智来到贩卖兽骨雕刻的摊位前,仔细看了看,伸手拿起了一个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雪豹:“这是什么骨头做的?”

摊位的商贩是个带着绒毛帽子的中年人,只是这种雨雾天气里,他的绒帽变得像个刺猬,有些搞笑。看到有人询问,立刻热情的说道:“这是野牛骨。怎么样,小兄弟,来一个吗?只要十个铜板。”学院是开放式的,除了自己的主修专业课程之外,学生要是有兴趣的话,也可以进入同一分院内不同学系的教室听课,但只能旁听,不能提问。程智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全都投入到了研究魔法阵上面,无论是早晨的修炼,早饭,午饭,晚饭的时间,还是所有的空闲课时,全都用在了魔法阵学科的上面。

从图书馆借阅来的魔法阵书籍摆满了书桌,仅留下一个能够挤进脑袋的空间位置。程智摇了摇头,将雪豹放下,接着又拿起了一个用极为粗大的腿骨制作的笔筒。

程智看到一个卖兽骨雕刻的摊位,不由得有些好奇,跟其他人打了个招呼便走了过去。艾迪,强纳森和卡普自然也是东张西望的看着一个个摊位。只是大家关注的东西不同罢了。他的书桌周围,床上床下,全都是他绘制的魔法阵图解。好几次来查寝的风纪会委员都有些奇怪,这个程智要参加什么考试还是什么的?这是在干嘛啊?“这是用科多兽趾骨制作的。非常的结实耐用。”

科多兽就是当初子落日山脉之中拉车的低阶魔兽,虽然低阶,但是体型巨大,力大无穷,仅仅一节趾骨,就足有程智胳膊那么粗。笔筒被打磨的很是光滑平整,上面还雕刻着一些简单的花纹。程智又看了看其他的东西,在没有什么入眼的了,这才说道:“这个我要了。”说着便伸手朝自己的口袋摸了过去,却在这时,他感觉自己的手似乎抓到了什么柔柔软软的东西,顿时心头一动,一扭头,却见身后紧挨着他站着一个八九岁大的女孩,正一脸惊恐的看着他。程智低下头,却见自己的手正抓着小女孩的手,不由得立刻明白了过来:“小偷?”

皇帝保重被抓了个现行,那小女孩已经吓得脸色惨白。但是程智却更感兴趣的是这个小女孩的灵魂波动,很是活跃。程智皱了皱眉,却也没在意,现在这临时市场里面这么多人,想要在捉住这个小女孩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了十个铜板,交给了那个小贩。接着又逛了一会,却也再没有什么能够提起他兴趣的东西了,程智把玩着手中的笔筒,找到了艾迪他们。又逛了一会便走出了这片摊位集中的市场。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皇帝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