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毒后

类型:原创剧地区:欧洲发布:2021-02-26

将门毒后 剧情介绍

将门毒后“当然。”程智点了点头,将门毒后接着蹲在索亚的面前,将门毒后眼睛看着索亚的眼睛:“仇一定会报。索亚,你要记住,如果一个人心中只有仇恨,他会变得非常狭隘。我们要记住仇恨,我们也有资格去复仇,但是复仇不是我们生命的全部。索亚,你的人生还很长,有很多的悲欢离合,不要让仇恨蒙住你的眼睛。”“一百一十五倍。额,可能还要高一点,毕竟这法阵的精度有限,只能看到五或十的倍数。哎,可惜啊,这么高的精神力基础,简直前所未见。如果用有元素亲和力的话,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法师的。”

“兰斯洛?嗯。……哦我想起来了,我正要来找你。”费伦冷眼打量了索亚的爸爸兰斯洛一番之后,脸上带着一丝傲慢的冷笑说道:“将你的土地让出来吧。我要在这里建一座马场。现在立刻就搬走,我可以给你十个金币。”索亚抿着嘴,将门毒后看着程智,一直看着他,最后用力的点点头:“哥哥,我记住了。”“十个金币?让出土地?”兰斯洛皱了皱眉,心中一股怒火燃烧了起来,十个金币,他家的土地总共有两公顷之多,虽然大多都是收成不怎么好的盐碱地,但却也是有收成的土地,即便是两百个金币也不可能换的。可是这位伯爵却说要给十个金币就夺取他的土地?更何况这土地对她来说却是另一份荣耀。这是他在战场上浴血厮杀,用军功换来的土地。

兰斯洛强压怒火的说道。:“大人,这是我赖以为生的土地,是不能让出来的。”费伦撇了撇嘴骂道:“我听说过你,王国第一军团之中的一名小队长。不过,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让你滚蛋,你就得赶紧滚蛋。给你十个金币已经不少了。不要给脸不要脸。”程智温柔的笑了笑,将门毒后可是他却知道,将门毒后索亚心中的仇恨比自己更加强烈。这不是说,同样的父母之仇,程智就不恨自己的仇人,而是一种复仇的执念。索亚的执念远比他还要强的多。他只希望,索亚以后不会因为仇恨变成一个嗜杀成性的人。亡灵魔法师如果发起疯来是任何魔法师都无法比拟的。

程智拿出了一些材料,将门毒后按照记忆之中的制作方法,将门毒后给索亚调配了一些能够辅助修炼的药物,有的需要服用,有的则需要擦拭身体。这些都是能够帮助索亚更好的在第一次冥想之中沟通死亡之力。兰斯洛的手已经气得有些发抖,但依旧强忍着,一字一顿的说道:“作为臣民,我的确收到您的管辖,但是,领主大人,您也应该知道,我的土地是用军功换来的。拥有王国颁发的凭证。我是王国的军人,不是您领主大人的私兵。您没有权利剥夺我的土地。”

“哼,哈哈。可笑。”费伦眯着眼睛:“王国军人又怎么?你的土地在这片区域的中心,难道还要让我因为你,而放弃将这里改造成训马场吗?哼,既然你这样说,那好吧,我一分钱都会给了。因为死人是不会向王国诉苦的。”“哥哥我们现在就进行冥想吗?”索亚脱掉了衣服,将门毒后在身上涂抹着程智调配好的绿色药水,将自己完全染成了一个绿色的小精灵一样。说着,费伦朝身边一个护卫使了个眼色,那护卫立刻抽出了腰间的佩剑,从站马上跳了下来。

“不着急。”程智摇了摇头:将门毒后“等到午夜十二点,将门毒后那时候是死亡之力最为活跃的时候。”程智的手上还在用药杵捣药,将一种如同无花果一样的紫色干果打碎成粉末,接着又开始换其他的药材。“领主大人,你是要明抢吗?”兰斯洛微微眯起了眼睛。

费伦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淡淡说道:“杀了他。”索亚按照之前程智说的,将门毒后将那绿色的液体连头发都涂抹了一遍,将门毒后照了照镜子,看着自己变成纯绿色的样子,突然觉得十分好笑,一张嘴,露出了一口的白牙:“哥哥你看。”

那个护卫立刻挥剑冲了过来。程智扭头看了一眼:将门毒后“哦,将门毒后像个传说中的地精。嗯,就是耳朵短了点。呵呵,这些药能够让你更容易进入冥想状态,同时还能沟通死亡之力,让体外的能量进入体内。”兰斯洛见状猛地一闪身,一把抓住了那个士兵的手腕,接着身上斗气爆发,一拳打在了那战士的面门之上。

费伦也是一愣,没想到这家伙还敢反抗,顿时大喝了一声:“杀了他!”一众护卫们顿时纷纷跳下马来,抽出了手中的武器。“你们怎么还没有搬走?”费伦看着这群农夫,有些不满的说道。

说道这里,将门毒后程智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将门毒后但是却又不太确定,于是拿起了笔,在笔记的角落里写下了刚刚说的这句话,接着又看了看自己写的上一句便签。那一句是之前在给索亚进行魔法测试的时候,那个老法师说的一句话,对于斗气师,元素只是沟通体内和体外能量的媒介。程智连续上下两句话,反复的看着,似乎悟到了一些东西,不由得有些发呆。“詹妮!带着索亚从后门跑!快跑!”兰斯洛头也不回,手中已经夺过被他打晕的那个骑士的长剑。索亚的妈妈看着丈夫挡在了大门口,一脸焦急的大喊着丈夫的名字:“兰斯洛!”

“快跑!”兰斯洛依旧没有回头,眼睛死死盯着围过来的一众武士。“收走土地干什么?难道伯爵准备自己种地?”爸爸有些奇怪。地方上的领主,将门毒后一般是不会把土地上的农夫赶跑的,将门毒后毕竟总不能让他们自己去种粮除草吧?妈妈见状,一咬牙,拉起了索亚的小手:“快跑!”索亚惊恐的哭泣着,喊着爸爸,爸爸,可是眼睛里却只能看到父亲挥动着武器,吃力的招架着那些武士们的劈砍进攻。

另一个农夫说道:将门毒后“听说是要在这里建一片马场,训练马队。怕是有要打仗了吧?哎,这可怎么办呐。”妈妈拉着索亚,飞快的跑着,同样泪水不断流淌,可是……兰斯洛并没有能够坚持的太久。虽然那些护卫大多都是四级斗气战士,但是其中却有两个五级的高手,兰斯洛虽然在战场上浴血拼杀,经验丰富,但是实力的巨大差距,仅仅让他在砍刀了两个护卫之后,就被冲上来的一个五级战士一剑穿心。

接着就听到费伦喊道:“把那个女的还有小孩都给我抓起来。给这帮泥腿子看看,敢违抗我费伦的命令,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哈哈哈。”正说话间,将门毒后一群身穿铠甲,骑着高头战马的士兵,簇拥着一个身穿华丽长衫的男人,从远处走了过来。索亚的妈妈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带着索亚没有逃多远就被抓住了。一个护卫一把抓住了索亚的胳膊,把她从妈妈的手中拉开,又有几个士兵抓住了妈妈。那几个士兵相互看了看,突然脸上都露出了残忍而恶心的笑容,他们就在那里,开始撕扯妈妈的衣服。妈妈拼命的挣扎着,咒骂着这些禽兽畜生。索亚被那个护卫抓住,用力的挣扎嘶喊着,可是抓住他的那个护卫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接着抽出了佩剑。“不,求你了,不!”妈妈看到那个人即将刺出的剑,突然大声的求饶道:“你们对我做什么都行,放了我的孩子,求您了,大人,放过她吧。”

那个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放下了手中的剑,却是将索亚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是伯爵大人。”一个眼尖的农夫看清楚了过来的人,将门毒后立刻恭敬地站在了路边。

“妈妈!爸爸!……”“妈妈!爸爸!……”那群人靠近过来,将门毒后越来越近,最后在这群农夫的跟前停了下来。

……………………“索亚,我叫程智,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哥哥,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毒打你。我会照顾你的。”

“有点难受,你要坚持住。”那个身穿华丽长衫的男人就是当地的贵族领主,费伦伯爵。整个地区大部分的土地都是属于他的。“要坚持住”“坚持住。”

程智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精力恢复药剂,自从那一次精神力透支之后,他总是随身带着一瓶,以备不时之需,这次正好用得上,急忙给索亚灌了下去。边灌药边低声说道:“没事的,没事的。你已经很棒了。”巨大的压力终于让索亚从回忆之中清醒了过来,那无形而巨大的压力如同大山一样,压得她几乎窒息。“你们怎么还没有搬走?”费伦看着这群农夫,有些不满的说道。

可是这些农夫们才刚刚得到通知,又怎么来得及这么快就离开这里。“哥哥,我一定听你的话,我会坚持住的!”索亚突然大喊了起来。“我的天,八十倍了。”“一百倍。”

可是这时候,程智却是眉毛跳动了一下。海瑟薇说过当年她接受精神力测试的时候就是一百倍。“领主大人,您不能这样将他们从土地上赶走。”这时候,爸爸却是站了出来。“这些人都是依靠土地赖以为生的农民,你要是收走他们的土地的话,他们只能成为流民和乞丐。”

“恩?你是什么人?”费伦有些诧异的看着索亚的爸爸。“一百一十倍!”

“九十倍。”“大人,我是这里的农户,我叫兰斯·洛。”“啊!”突然索亚大喊了一声,跌倒在了地上,耳眼口鼻之中全都流出了血来。

老魔法师见状,急忙停下了魔法阵:“傻孩子,你这是强撑到了什么程度啊?精神力透支了。”“索亚!”程智大叫一声,急忙跳过去,一把抱起了索亚:“索亚!索亚!”

将门毒后“哥哥,我实在坚持不住了。”索亚声音有些低,非常的虚弱。艾迪他们因为之前看到过程智精神力透支时候的样子,所以很快就从最开始的惊讶之中清醒了过来,不过还是有些好奇的对那老魔法师问道:“她是多少倍精神力啊?”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将门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