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与少年

类型:热播剧地区:尼泊尔发布:2021-02-27

花儿与少年 剧情介绍

花儿与少年“就你?还学术研究?”程智上下打量了塔克拉迪一眼,花儿不由得一脸冷笑。索亚扭过头来,看向了艾迪:“怎么,你认识那个人?”

看着希尔和艾迪群情激愤的模样,程智嘿嘿一笑:“怎么?不就是受到一点限制吗?难道对夺冠这么没信心?”塔克拉迪却是哼了一声,花儿不过眼珠转了转,花儿却是说道:“我就住在黄琥珀酒店。一年半载的估计是走不了的。有空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切磋切磋亡灵魔法。看你这几年也长进了不少呢。”强纳森皱着眉说道:“那个波罗莫小队去年连前一百都没进,差不多就是垫底的那一批,就算今年他们比去年强一点点,但那都差点和我们打成平手,按照这样来看的话,我们想要走到最后,几乎是不可能的。”

艾迪有气无力的双手托着下巴趴在桌子上,如同赌输了的赌徒一般的说道:“我老爸为了帮我弄到迎风花可是花了两千多万金币。这一次要是没能拿冠军,可真没脸见我们家老头子了。”索亚在那里干坐了半天,众人脸色有些凝重,不由得开口插嘴道:“嘿嘿,我们不是还有底牌吗。”索亚笑着说道,同时眼睛看向了卡普。程智撇了撇嘴,花儿却是没有回答,转身离开了半山广场。

“无趣的家伙。”看着程智的背影,花儿塔克拉迪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接着对那两个力工说道:“好了好了,把箱子抬回去吧。”艾迪翻了个白眼:“小孩子懂个屁。卡普虽然有血脉狂化的天赋,但是他现在只是六级战士,强行使用天赋的话,对自身损伤很大,而且使用之后只要一个月别想再动用斗气。咱们刚开始的时候可是打算要夺冠的,难道刚到32强赛的时候,我们就要卡普使用血脉天赋吗?”

艾迪一句小孩子懂个屁,却是触痛了索亚那敏感的神经,虽然知道艾迪说的没错,但还是对着艾迪大大的翻了个白眼,狠狠地哼了一声,接着从椅子上跳下来,有些气呼呼的走出了包房。“诶?小姐,花儿您是要退货吗?”那力工显然有些诧异。却见塔克拉迪将贴在箱子上的符文撕了下来,花儿揣回随身的口袋,同时说道:“你们抬回去退了吧,退货的钱我也不要了,你们两个分了吧。”正在跟安琪儿说悄悄话的程智这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向气呼呼的索亚:“索亚,去哪儿啊?”

“谢谢小姐,花儿谢谢小姐。”一听到这话,花儿两个力工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这可是纯红香木的箱子,箍铜鎏金,就这一个箱子就至少要五六个金币。就算折价退货,这两个力工凭白就转了两天的工钱。“我不吃了。哼。”

看到索亚气呼呼的走出了包房,程智的眉毛跳了跳,这才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其他人。塔克拉迪张望了一会,花儿哼了一声便转身朝山下走去。刚刚被他捡尸体的瑟琳娜已经被她用特殊的法术隐藏起来并且送回了自己的居所。弄这么个箱子,花儿只不过是想要逗逗程智,兴许还能沾些便宜。不过看来这算盘打错了。

强纳森捅了捅艾迪有些头疼的说道:“你有气也别发在孩子身上啊。”程智一直走到萨宁学院的门口才停住脚步,花儿扭头不由自主的朝山下的广场看了一眼,花儿最后摇了摇头,他很确定,瑟琳娜应该是被塔克拉迪带走了,至于在不在箱子里都不太重要。因为现在他对于瑟琳娜的确也没有什么办法。瑟琳娜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亡灵生物。无论是自己活着塔克拉迪都没有办法控制瑟琳娜。最关键的是瑟琳娜可是六级暗影刺客,如果是在自己身边的话,怕是自己就要整天提心吊胆着。艾迪却也是心中不顺,歪了歪脑袋。不过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是是是,我没事跟个小孩子闹什么别扭?我去找索亚回来。”说着,艾迪站起身,一脸不情愿的朝门外走去。

强纳森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下一场比赛,我们的对手是蓝焰小队,这是一支非常强的小队,成员全是六级,三名战士,一名黑暗刺客和一个水系冰霜专精的魔法师。实力极为强悍,上一届预选赛上进入过前十。他们的小队,现在号称三强小队。其中的火系战士苏克,号称雷洛学院第一火系斗气战士。冰系魔法师泰德尔号称最强冰霜魔法师。而且今年他们的队伍之中新加入的那个暗影刺客,西尔维娅,同样也是被认定为咱们学院的暗影刺客之中的刺杀之王。上一场比赛西尔维娅一个人就几乎消灭了对方全部成员。所以这一次三强争霸赛,他们小队可以说是非常热门的冠军人选。如果按照我们小队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没可能赢他们的。”希尔也是一脸难受的说道:“哎,看来我们的机会渺茫啊。真不甘心,难道我就要嫁给塞班尼斯的那个老头子了吗?”希尔嘴里喃喃的说着,想到未来的遭遇,不由得流下了一滴眼泪。强纳森也是点了点头但是又摇了摇头:“雷洛学院可不是泥捏的,世俗权力对雷洛学院的决策影响并不大。”

相反的,花儿现在瑟琳娜落在了塔克拉迪的手里,该操心的就是塔克拉迪了。倒时候,谁倒霉还不一定呢。这时候,卡普却是将啃干净了的羊骨头扔到了一旁,用洁白的餐巾擦了擦油乎乎的大嘴,突然笑道:“嘿嘿,希尔,大不了你现在就找个小白脸私奔。等弄出个孩子再回来,叫你爸爸当外公,看他还能把你再嫁给别人?”卡普的话顿时让希尔脸上羞红一片,不顾的伤心,开口就骂道:“你这没脑子的莽夫!流氓!”

“你别说这还真是个办法。”强纳森听到卡普的话,却是嘿嘿坏笑着看向了希尔:“卡普这厮说话糙了点,但是话糙理不糙。你要是有心上人的话,赶快跟他商量一下,放心,跑路的事情我来帮你们安排。”全金属小队的队员们难得的没有进行修炼和演习,花儿不仅是全金属小队的成员,花儿还有索亚和安琪儿也都坐作其中。不过面对着餐桌上一桌子丰盛的美食,也只有卡普没心没肺的吃着,艾迪和希尔却是一脸愁容,即便是强纳森也是眉头紧锁,索亚有些饿了,可是看到一桌子气氛有些凝重,便也放下了刀叉。希尔脸上红的发紫,但嘴上却是对强纳森说道:“你这个混蛋卷毛,在胡说我就让我爸爸对你们德尔尼斯进行经济制裁。”看着希尔即将暴走的模样,强纳森吐了吐舌头:“喂喂喂,我只是开个玩笑,不用上升到政治事件的高度吧?”

反倒是程智却是看着众人,花儿脸上带着一丝微笑:“怎么了?这可是庆功宴啊。你们怎么都愁眉苦脸的。”索亚离开了包房,一边走一边嘟嘟囔囔的:“哼,艾迪那个混蛋,我年纪小怎么了,看那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哼,以后再也不让你来红叶谷庄园了。哼。嗯……好像红叶谷庄园本来就是艾迪他们家的?哼,不管了,反正我就是不让他进门。”

索亚本来也只是因为耍小孩子脾气而已,不过嘴里面却是碎碎念着艾迪是个白痴。安琪儿听到程智的话,花儿连忙也是点了点头对众人说道:花儿“你们可是已经晋级到了三十二强之中。咱们学院上万名学生,数百组小队,能够进入三十二强,已经是相当值得炫耀的事情了”一边嘟囔着,索亚已经走到了酒店的大堂之中。突然她停下脚步,扭头看了过去,却见身后艾迪正屁颠屁颠的追了出来,一直来到索亚跟前这才说道:“丫头,别闹脾气了,哥哥只是跟你开玩笑的。”“哼。”索亚立刻扭头撅着小嘴,一副不愿意搭理你的模样。艾迪无奈的咧了咧嘴,接着拉住索亚的胳膊:“好了好了,都是艾迪哥哥的错,行了吧。”

“哼。”索亚依旧是冷哼了一声,不过毕竟人家过来认错,索亚的哼声倒是轻了许多。安琪儿本来只是想要安慰一下众人,花儿可是话已出口,希尔和艾迪的脸色却变得更加难看。

“行了行了,我刚才只是一时气不顺。没办法呀,这次比赛我压力很大。”艾迪说着将索亚拉到了一旁的沙发边坐下:“丫头,我问你点事。”听到艾迪的话,索亚有些奇怪的扭回头看了看艾迪:“什么事?”希尔恨恨的拍了一下桌子:花儿“不行,我现在就给我父王写信,让他给学院施压,取消对魔法卡片的限制。我们这样比赛的话,太吃亏了。”

“你老实告诉我,你哥是不是还留着什么手段没用出来?”索亚眨了眨眼睛,依旧有些不解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是有问题直接问他好了。”

“你哥那人又是个闷葫芦,问他三句能回答你一句就不错了,没事还总喜欢装傻。虽然比赛对他的限制不少,不过我总觉得,你哥好像是有恃无恐的样子。是不是还留着什么后手?哎,我不敢说博览群书,但一般的事情我还都是了解的,可是亡灵魔法师我可真的说不上明白。”艾迪也用力的点了点头:“对对对,我也让德尔玛商会向学院谈谈,他们要是不取消这个限制,明年我们一克秘银都不卖给他们。”说着又看向了强纳森:“强纳森,德尔尼斯驻萨宁的外交官可是你舅舅,让他也去找雷洛学院。他们这样对程智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这个……”索亚皱着眉想了想,却是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只是三级魔法师,我哥已经是五级魔法师了。根本不在一个层级上,他许多的魔法我根本无法明白。不过我哥一向都是无敌的。比赛这种小事,他应该还有办法才对。”“切。”对于索亚对程智几乎无脑的信任,艾迪翻了个白眼,不过仔细想想,程智似乎总能有些手段和办法解决出现的困难。

索亚听到那几个人的话,虽然年纪小,但曾经被人贩子和流氓逼着混迹街头的时候,听过见过的事情也不少,不由得有些鄙夷的说道:“苏克?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像刚刚听过呢。哼,不管了,一听就是个粗坯的名字。”不过索亚和程智,在修炼上差的不仅仅是两个等级,最重要的是差一个大境界,许多事情,索亚的确也不知道。强纳森也是点了点头但是又摇了摇头:“雷洛学院可不是泥捏的,世俗权力对雷洛学院的决策影响并不大。”

其实,艾迪和希尔也都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只是因为比赛上的限制而显得满腹牢骚。艾迪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索亚,不生气了哦,一会哥带你去老毕尔顿蛋糕店,那里新出了几款水果味的奶油蛋糕。哥哥请你吃。”索亚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听到艾迪的话,顿时眼睛一亮:“真的?”刚走了没多远,正好来到一间包房的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几个男人哄笑声。

“一会喝完酒,我请你们到茉莉园去玩玩。听说那里可是刚刚来了一批高卢女人,金发长腿美得冒泡。嘿嘿。”强纳森继续说道:“哎,昨天跟那个波罗莫小队比赛虽然赢了,但却是惨胜。如果能够使用魔法卡片的话,哪怕只有一张,我们都不会赢得如此费力。”

昨天的比赛,五对五的小队对抗,因为己方魔法输出能力方面的弱项,让他们赢得无比艰难,到最后几乎是以命换命的打法,才将对方逼出破绽,但即便如此,艾迪和强纳森可都是阵亡了的。到最后甚至只剩下程智一人和对方一个六级的战士,最后那个魔法师还是被程智召唤出肥仔当肉盾,硬生生挤下了擂台。“茉莉园?”听到屋里面的话语,艾迪的脚步略微放缓了一些。

“当然是真的,你艾迪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说着艾迪便拉着索亚朝他们的包房返回。想到昨天的局面,艾迪看着程智一副事不关己一般的模样,不由得有些恼火的说道:“程智,受到限制的可是你,我想你应该最深有体会吧?”茉莉园是下城区的红灯区,说是茉莉园,实际上是一条沿着一片山坡修建的一条环形街道,街道两边大多是男人找乐子的地方。酒馆,小歌舞场,洗浴场之类的店铺大多都集中在哪儿。

作为学院之城,萨宁建立之初就禁止开设妓院之类的场所,但是有需求就会有市场,萨宁作为一个近百万人口的城市,自然也是有其隐秘阴暗的一面。茉莉园就是这样的地方之一,那些小店往往兼具着特殊的服务。“哈哈,苏克,你这个家伙,明天可是有比赛呢,你还想着女人的事情?”

花儿与少年“就是,就是,要是被风纪委员会那群畜生抓到了,可是要被取消比赛资格的。”“苏克?”艾迪也是听到了那几个人的话,顿时停下了脚步:“是雷洛学院的苏克?”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花儿与少年